HBSF历史:星云奖抗议事件

前言:为保护隐私,登场人物的真实姓名将会以化名代替。其中第一视角(我)为17-18学年科幻协会社长,老潘为17-18学年副社长,尹社为16-17学年社长。其他同学将用A同学、B同学(以此类推)代替。如果有关同学看到了并且觉得公开一下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关系的话可以在评论里认领自己。

欢迎看到这篇文章的老社员,在评论里从自己的视角补充事情的细节。

16-17学年,正如尹社说的一样,我们社团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蜕变。虽然我也不清楚在这之前的科幻协会到底是怎样的,但是这个学年,我们坚持每周一次地举办了科幻沙龙和电影鉴赏,并且做到了每一次科幻沙龙都言之有物。并且,我们还实现了一次大活动,就是在社团文化节闭幕式上的舞台剧(今天社团文化节其实应该是在上学期办的,那样的话今年的闭幕式我就又会“劳民伤财”办他一次)。那次舞台剧是我们和文学社一起举办的,彼时文学社还能出好几个人和我们一起拼了顿饭。舞台剧筹办期间,我由于比较忙(也可能只是摸了而已)就没有参加筹办,最后也只是在舞台上临时穿了件研究生做实验用的白大褂扮演了一下科学家,上台、祈祷然后倒地。舞台剧的剧本是《朝闻道》,里面有个情节就是一群科学家走上真理祭坛想要获知宇宙的大一统理论然后统统当场去世,我就是上去扮演了这群龙套之一(嘤嘤嘤)。舞台剧准备的这段时间,大概每周会有三次抽大半个晚上排练,真的很感谢当时负责主要戏份的同学们^V^。

在这之后基本上就是换届(选社长和各管理层)的事情了。由于我硬着头皮和老潘一起每人写完了6000字左右的社长工作纲领,我和老潘荣幸成为了科幻协会17-18学年的社长和副社长。

这之后就是考试周,考完了就是暑假。暑假这段时间,我做的一些主要的事情就是构思社团的发展,线上旁观了暑期举办的合肥科幻大会(由于我没去,所以这里不好补充太多),接手了微像文化(没错,就是现在给我们投资的公司)的赠书活动(写书评免费送书的那种),以及参加了一场壮阔的抗议运动。接下来我们要重点说的,就是这场轰轰烈烈的抗议运动。

中国国内除了银河奖之外,还有一个著名的科幻奖项: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而16-17学年后的暑假期间,正是星云奖评奖时期。星云奖在这个学年从各个大学的科幻协会邀请了一些社员成为评稿员(有一定的薪资,今年应该还会有名额),而这些大学生评稿员们,发现了一部其水平不应列入星云奖提名的作品,这便是《宇宙钟摆-末日胡同》(点击查看评价)(以下简称《宇宙钟摆》)。

纠正一下,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谁最先发现的,但是毫无疑问,大手子竞天泽先生的博客《宇宙钟摆:末日胡同》入围星云奖始末(点击查看)让这件事得到了充分的关注。从竞天泽先生的博客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出《宇宙钟摆》的作者有拉票的嫌疑。不论仅仅是阴差阳错的机制问题,还是作者确实涉及拉票,《宇宙钟摆》这本书的质量都远远不如其他提名书籍,不应被评为星云奖。

我为什么支持社团为银河行星事件发声(老潘当时对这次事件的看法,点击查看)

竞天泽先生的博客引起圈内反响之后,科幻协会高校联盟便开始了紧张的群内讨论,最终由四川大学科幻协会、南方科技大学科幻协会等幻协牵头,对外发表了高校科幻社团联盟对2017年星云奖系列事件之抗议书(点击查看)。我们协会经过管理层内部磋商以及请求社员意见之后,也加入了这次抗议运动。

最终,星云奖官方在多方抗议下,决定审视自身、重新评选,《宇宙钟摆》也从提名中撤下,抗议运动取得了基本胜利。

这期间我们协会直接参与这次活动的人中,我仅仅是起到了旁观和表态的作用,而老潘和尹社起到的作用更大。老潘仔细地阅读了《宇宙钟摆》的主要内容,并且客观、准确地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而尹社则在抗议运动开始之后便加入了抗议书撰写组,长期奋战在抗议运动的最前线,并书写了一篇长文,赞扬了这次活动中为了科幻圈公平正义而奋斗的抗议者们。

关于2017年第八届星云奖《宇宙钟摆:末日胡同》入围事件总结(点击查看)。

这便是17-18学年伊始发生的大事件:星云奖抗议事件的始末。

后记:如果觉得本文中的内容不适宜在网站展示的话,请联系管理员修改或删除。每个人的人生,于时间长河都是短暂的,所行之事理应有所记载,为勉励与警醒后人,也为留下这些事迹的意义。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