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界碑

上篇  往事

“当我迈出这一步的时候,我便已经不属于人类。”

——陈清

看着面前长十米,宽五米,高四米的金属怪物,陈清背过身来,目光注视着这些地球上地位最高的一群人,平静如水。

“当我迈出这一步的时候,我便已经不属于人类。再见,各位。”

她走到一块银灰色的凸出板下,蓦地,金属板发出一束锥形红光,电子声音响起:生命体征确认,三秒后自动打开返回舱门,请确认。

“确认。”

这三秒,是陈清从小到大所度过最漫长的三秒。

第一秒钟,她在现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眼中看到了钦佩,悲痛,欣慰,恐惧。最后,种种情绪都化成了,解脱。

第二秒钟,她回忆了从刚记事起的第一次上学,第一次尿床,第一次去游乐园,第一次和同学吵架……但这次,却是全人类的第一次。

第三秒钟,她的脑海里却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妈妈,以后我再也吃不到您做的红烧肉了。

陈清走入飞船,站在舱门边,赠送了她最后为地球人留下的东西——一个笑容——被地球人誉为超越了蒙娜丽莎的最美的笑容。

不过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了。

她的目光渐渐迷散,又猛地聚焦。

……

一年前。美利坚合众国指挥中心。

“报告总统,小行星距地球仅1万千米,请求发射特级洲际导弹进行拦截。”

“2013年2月15日,一颗陨石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地区上空爆炸,造成大面积建筑物受损,约1200人受伤,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在我们美利坚发生。听我命令,立即发射导弹进行拦截!”

距地表8000千米处。

在全世界目光的注视下,高速坠落的“小行星”在导弹即将拦截的瞬间,做出了一个违背物理学常识的动作——划过一个U形弧,然后继续加速坠落。

美国,纽约,北纬40°44′58″,西经73°58′5″ 。

最后,在美利坚各大高级官员的震惊中,它无比精确地急停在联合国总部的广场上。

这时,人们才看清了“小行星”的真正模样。

形状酷似火箭,长十米,宽五米,高四米的不明金属物。

这颗拥有明显高等智慧痕迹的金属怪物,在以一种俯视的姿态嘲笑着面前这颗叫做地球的庞然大物。

一段电子合成音从其中传出:

“地球上的人类,你们好。在接收到你们的信息后,我们很欣慰宇宙并不荒凉。考虑到人类的技术限制,我们决定派出宇宙快艇前往地球邀请一位人类做客我们星球。”

“此次,我们是带着善意前来,所以希望人类可以欣然接受邀请。而且我们将以一部分快艇常备武器弹药,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反物质作为礼物赠送给地球,来提高地球的科技水准。”

“虽然我们只能邀请一位客人,但很希望能了解地球诸多地域的风土人情。所以为了能够寻找到最合适的人选,快艇在地球上的停留时限为一年。”

联合国秘书长强压心中的惊恐,吼着说道:“给我把消息全部封锁住,屏蔽掉总部周围的一切电子信号!”

一位白人官员摇摇头:“来不及了,刚刚的一幕已经被全世界媒体直播出去。就在刚刚,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纷纷致电询问事件的真实性。”

“算了,立刻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三小时内所有成员国代表必须到场,我会把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告知各位。”瘫坐在广场石阶的秘书长吩咐下去。

他看着面前坠下一个方形金属盒的“宇宙快艇”,喃喃道:“人类的生死存亡之刻,到来了。”

……

“各位代表,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地宣布,外星文明,真的到来了。和我们想象中的不同,外星文明未动一兵一卒,刚刚大家听到的录音,就是我们所了解的全部。”

话音未落,整个会场都嘈杂了起来。

一位亚洲的国家代表举手询问道:“请问联合国是怎么看待录音中所提出的条件?”

“这也正是我们今天紧急会议的主要议题。从这段录音中我们能获得的信息有以下几点:

第一,这艘以人类目前科技无法企及的恒星际飞船,在外星文明的口中却被冠以‘快艇’这样随意的称谓;

第二,录音中提到的‘礼物’,就是一个不明金属制作的方形盒子,其中是否储存了反物质目前还在检测中;

第三,很明显可以看出,外星文明对地球人类的文化有较深程度的了解,且极其自信。”

突然,一位联合国高级官员匆忙跑入会场,面色难看,俯身在秘书长耳边说了几句话。

秘书长苦笑着摇摇头:“很抱歉,我们的科研人员刚刚证实了录音中的内容,金属盒中至少储存了

5kg的反物质,元素种类尚未可知。”

在与会代表的讨论下,地球人类分成了两个派系:抵抗派和启航派。

抵抗派认为,正因为外星文明对地球有很深的了解,所以才会用“宇宙快艇”、“常备武器弹药”之类的字眼对地球人类进行迷惑,很可能真正的外星文明并没有其所暗示的那么强大。所以人类应该坚决抵抗外星文明,而非听之任之。最后,他们还将启航派称为“走狗派”,进行了谴责。

启航派则认为,抵抗派的所有论点都是建立在主观臆想之上的,他们忽略了几个最重要的事实:恒星际飞船在躲避拦截导弹时所划过违背物理常识的U形弧,飞船本身体积的大小,“礼盒”中足以毁灭地球的反物质。这三点已经证明了,外星文明拥有足够的力量毁灭地球。所以暂时保全地球的唯一方法就是尽快寻找合适人选乘坐飞船前往那个未知的世界。

而陈清,那个时候只是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实习生。

和她相识四年的大学闺蜜林霖一脸神秘兮兮地凑向她:“陈清,你说今天上午网络上的那段直播是不是真的啊,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

陈清敲了敲她的头:“有没有外星人和你有关系么?有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能在公司里留下来。”

“可…你有想过整个地球都被毁灭吗?我还没谈过男朋友呢,我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没做……”

“就算地球毁灭,不是还有几十亿人给你陪葬么,你整天乱想什么呢。”

看着闺蜜有点神经质地离开,陈清点下电脑浏览器,打开了热搜排名第一的链接——“联合国广场惊现不明飞行物,人类首次与地外文明正面接触”。

在一张张清晰的图片中,她甚至能看见外星飞船表面的完整纹路。她慢慢滑着鼠标,目光定格在最后一张图片上。

那是一位外媒记者拍的特写。联合国秘书长瘫坐在广场石阶上,双手撑着地面,目光中充满了恐惧,绝望,无助。

她忽然想起刚刚闺蜜林霖的眼神,如出一辙。

忽然,页面刷新出了一则铺满屏幕的公告:

致全球所有人类:经联合国大会慎重研究决定,自即日起,面向全球招募前往外星球的志愿者,经过层层筛选考核,志愿者将接受我们一系列的训练,一年后代表地球乘坐飞船接触外星文明。

看着这则代表了人类最高层意见的全球招募令,陈清一瞬间忽然意识到,原来人类骨子里都是自私而悲观的。活下去,这才是心中最高的指令。

无论是林霖,联合国秘书长,还是各国首脑。

这是她第一次将自己置于人类之外的角度思考问题,也是她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想去了解外星文明。

在志愿者综合考核的过程中,由地球上最杰出专家所组成的考官都看出了陈清身上具有独一无二的坚韧与冷静,但就算那位享誉世界的心理学家也没能看出,她的心,早已不属于人类。

下篇  界碑

“原来所谓宇宙,所谓浩瀚,都是一场荒唐的骗局,而我们,都是棋子。”

——陈清

陈清登上飞船前的低语并未有人听见,人类也不知道,现在地球对于她而言,与小时候玩的玻璃弹珠没什么区别。

飞船与陈清想象的截然不同,里面没有复杂的仪器,没有任何难以理解的物品,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出租的狭小地下室。

唯一比较先进的东西,就是那个可自动适应的睡袋。

她躺在睡袋里,甚至并未感到舱体震动,只是产生了莫名困意,逐渐失去了意识。

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电子声音再次响起:已驶出太阳系,即将开启全息立体投影。

陈清周围的金属墙壁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漆黑的宇宙与最近的那颗恒星,太阳。

宇宙是如此立体而清晰地展现在她面前,恒星不再“呼吸”,一切目所能及的光点都如同矩阵列点却又随机排列。

在这冰冷而无声的全息投影下,陈清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这份孤独不是格格不入,不是不喜言谈,这是只有她自己才可以感知的,一种叫做“生命体唯一者”的孤独。

尽管她曾接受过类似的训练,在模拟的飞船中将自己与外界所有人隔离长达三个月,但真正置身于此,她才明白之前的训练有多可笑。

这份孤独,是难以言喻的巨大悲痛。

某一瞬间,陈清的心开始慌了。

她无比厌烦的人类那自私而悲观的天性,这一刻,也淋漓尽致地体现在她的身上。

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来曾自以为是的博大与不屑,都是她自己刻意掩饰的合成品。

原来,她终究逃不过“地球人类”的身份。

在这充满无数光点的全息投影中,她蹲下来,低低一笑,随即又掩面而泣,嚎啕大哭。

哭得累了,她又躺在睡袋里,沉沉睡去。

在梦中,她重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又在梦的最后一刻,她猛然惊醒。

全息投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闭,陈清缩在睡袋里,目光无神,一遍遍重复着:“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返回舱已经到达三维宇宙边界,距界碑仅零点三光年。”电子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请你穿好宇宙服,外出观看。十分钟后,宇宙服会自动送你回来。”

陈清收住呜咽,看着面前没有丝毫缝隙的船体侧壁突然打开,一件材质如同塑胶的连体衣和头罩一起露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现在没得选择,于是穿戴好宇宙服,走出了舱门。

“这就是所谓的界碑?”陈清看着面前距自己零点三光年却仍如同摩天大楼一样的“石壁”,上面竟然刻着纹路。纹路十分复杂,却又无比清晰,连远在零点三光年处的陈清也能看地清楚。

面罩中忽然再次响起电子声音:“这就是三维宇宙的界碑,它是由几颗高度坍缩的黑洞天体融合形成,上面的凹陷是在融合过程中的破损。但经我们研究发现,三维宇宙的二十四处界碑,所形成的凹陷竟完全相同,这是我们始终未解的谜题。”

“这二十四处界碑如同地球上的信号通讯基站,分布在三维宇宙的不同处,其引力场覆盖了整个三维宇宙。现在所处的界碑,是距地球最近的一个。”

“界碑的作用和信号通讯基站相仿,只不过它连接的是不同维度的信号传输。其实宇宙并不浩瀚,至少和你们所探究的截然不同。你们的探测仪所接收到的许多信号都是来源于界碑,换言之,来源于其他维度。”

“宇宙,如果单对某个维度而言,其实很狭小,因为它所能容纳的物质量仅可以供应一个智慧文明生存。”

陈清打断了它的讲述,冷笑道:“所以我们就是那个不该出现的第二文明?那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毁掉地球人类?”

电子声音竟然笑了起来:“因为,我们并不属于这一维度。”

“与其叫我们外星人,不如叫我们异维度人。我们是四维宇宙生命,甚至不是碳基生命,所以并不需要毁灭你们,不是吗?在一次偶然的监测中,我们收到了来自于三维宇宙的人类发出的信号。”

“我们耗尽心血,制作出这艘维度飞船,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你们相信我即将传达的信息。”

“宇宙共有十一维空间,随着逐渐演化,越来越多的高维天体坍缩,形成越来越多的异维界碑,异维界碑之间又存在着某种未知的关联。经我们研究,这种关联是呈多米诺效应的,也就是说大型天体的坍缩会越来越快,界碑的形成会越来越快,而引力场的密度也会越来越大,最后的结局就是生命消亡,宇宙归于真正的荒凉。”

“我们已经观测到了五维宇宙的文明废墟,而我们无力改变这一现状。现在四维宇宙的界碑数已然激增到二十八座,而五维的界碑数不过三十二座。这也意味着,我们也即将消亡。”

“逃脱消亡的唯一方法,就是生命降维化。剩余的时间已经不足以我们对于这项技术的研发,所以我们作出的决定就是提前告知你们低维生命,让你们去研发降维技术,以换得一个智慧文明的延续。”

“我们的猜想是当十一维宇宙尽皆沉寂,十一维宇宙的三百五十二座界碑将发生维度共振,最后宇宙归于奇点。用你们的语言,就是——一个轮回。”

“但至少,降维技术可以你们暂时存活下去。飞船马上会送你回归,就说这么多,祝你们好运。”

陈清消化着所有信息,她躺在睡袋里,闭眼之前忽然想到:“如果我是四维生命,在即将消亡的时候是否会去花这么大的力气提醒低维生命?”

闭眼的那一刻,她洞穿了所有的阴谋。

……

地球,联合国总部。

“以上就是我得到的所有信息,但在最后一刻,我想到了四维生命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宇宙,如果单对某个维度而言,其实很狭小,因为它所能容纳的物质量仅可以供应一个智慧文明生存’。所以,如果我们降维技术研发成功,是否四维宇宙会立刻毁灭地球然后利用我们的降维技术以生存呢?”

“所以,所谓宇宙,所谓浩瀚,都是一场荒唐的骗局,而我们,都是棋子。”

陈清重新适应了地球人类这一身份,站在人类的角度,揭穿了这个骗局。

得到了地球上的最高荣誉的她,依旧选择去做一个普通人,日常上班,下班,买菜,做饭。

……

四维宇宙。

看着十光年之外的第三十二座界碑缓缓形成,四维生命最后的一个念头:

我们耗尽心血为你们传达的信息,不知你们是否能借此逃脱消亡的结局。

虽然素昧平生,但同为高等智慧生命,如此,便是缘分。

祝你们好运。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