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离不开的地方

“看过《楚门的世界》吧?”

“嗯?”

胡常在摸摸自己久未打理的胡茬,翻开疲惫的双眼瞧着对面的沈渡,压着嗓子说:“你有没有,就是有时候会觉得这个世界它,不真实?”

“哦?”,沈渡抬起手中的手磨咖啡,轻轻抿了一口,“为什么这么想到这个呢?”。

“很久了,每次都像是从梦里醒来一样。上一秒自己还在陪女儿坐在旋转木马上,下一刻,就如同喝断片了一样,眼一睁就发现自己在手术台边,中间缺失的记忆像洪水一般涌来”,胡常在又疲倦地闭上了眼,“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频繁了”。

“会不会是太累了,毕竟脑科的活太精细了,不过你这状态主刀的话,可能,”,沈渡的话被铃声打断,低下头看看屏幕皱皱眉头,“我接一下,喂?嗯,我知道了,我尽快过去。”

“连环追尾,伤了不少人,我得赶紧回去”,沈渡放下咖啡起身搭理纽扣,“要是你觉得有必要,过两天我们一起去心理科问问情况。”

“我自己去就好,你是开车来的吧,路上小…心?”

眼前的画面骤然间仿佛是被撕裂的画布,光怪陆离的光晕摄人心魄。

又来了,面前哪还有着急回去的沈渡,妻子林三酒正为女儿夹花菜,听见丈夫的嘀咕偏头问道,“怎么了,是盐放太多了吗?”

胡常在看看妻子又看看一旁嘀嘀咕咕不愿意吃菜而鼓着腮撅着嘴的女儿,沈渡离开后自己开着车围着二环线转了一圈又停在家旁边的超市给女儿买了一直嚷嚷着要的蝴蝶结停好车走回家的记忆霎时间涌入大脑。

“没有,我看今天牛排挺新鲜的嘛,”胡常在迅速进入了状态,心里暗惴还是不要让家人担心的好。说罢夹起花菜放进女儿碗里,哄道:“小虹虹最乖了,多吃菜,长得快哦。”迎来的是女儿水盈盈的委屈兮兮的目光,胡常在不禁笑出声来,摸摸女儿的头,再看向餐桌时笑意戛然而止。

刚才夹给女儿的已然告罄的花菜盘中依然是满盛的样子。花菜容易看错,牛排总不会——还有三片——和刚开始一样多。自己嘴里的,是个什么?滋润多汁的牛排顿时索然无味。

。。。

揉揉酸痛的眼眶,胡常在总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要做一件事——可能是自己一直想要逃避的事。

仿佛是收到了冥冥之中的指引,胡常在驾驶着陪伴了自己多年的本该退役丰田花冠,以从未试过的速度沿着磕磕巴巴的小路开往外面——这座城以外。

算起来,自己真的离开过这座城市吗?自己关于城外记忆都像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处处细致而处处透着不真实,说起来,自己真的很像楚门呢。

随着离开城市越来越远,周边的画面好似“粗糙”了起来。胡常在降低了车速,隐隐感到阵阵心悸——自己心中所想的,似乎正被步步验证着。

骤然停下,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胡常在看着眼前的一幕,强忍着闭上双眼的冲动——像是被切开的奶油一样光滑的沟壑赫然出现在车前不远处,再往前明明还是朗朗晴空下方却是黑色的无尽深渊。周围的树木,就连大地,都像是由一个个细小的方块叠加在一起。“和虹儿的瞳孔一样深邃”,胡常在心中猛地冒出这句话。

就像自己隐隐感到的一样,自己不过是生活在着片代码组成的城市中的虚拟存在。看来每次场景骤然的变换都是不知是什么的正发生在这个城市之中的“主线故事”发生了推进的结果。那自己算什么呢?虚拟出来的AI,还是什么都市游戏里的NPC呢?可是自己玩过的游戏里的人物可是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别的事的。

心中骤然感到一阵痛,像是被人攥住心脏。如果自己和这个城市都是虚假的影像,那自己的记忆、生活,还有。。。酒儿和小虹也是假的吗?陪伴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妻子还有视若珍宝的女儿,也不过是这个荒谬的世界的一道虚影吗?

呼吸愈发急促起来,胡常在坐在草地上,拿出有着全家福的钱包,抽出照片,盯了许久又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天边出现了橘色的晚霞,胡常在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回身驾车。

“即使我的整个人生都只是一则故事里的一段毫无意义的画面,酒儿和小虹仍是自己永远无法离开的挚爱的人”,掉转车头,胡常在脸色平静地驶向归家的路途。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Romain Rolland_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