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木星救援

一.怀疑

“我的电子脑被人入侵了?我的电子脑被人入侵了?我的电子脑被人入侵了?”我反复问着自己,迷茫地看着眼前这片血腥之地。就在几秒前,我还十分威武地挥舞着手中的钛合金利剑,杀掉了这个城市最后一个哀嚎着求饶的木星入侵者。但现在的我却颤抖着指尖,接受着这些让我一时无法解析的数据。

最后死去的那个“木星人”是一位白发飘然的长老,亦或是说,这个城市的首领。从他脑内被植入的芯片里,我读取到了一个惊天的消息:我在屠杀地球人。

我需要冷静分析一下这个证据是否属实。关掉了远程空间通讯,强制计算编码黑掉了命令传达器。我取下头罩,让肌肤和地球的空气充分接触,我发现自己的细胞对于这些木星人的血液并没有排斥性,甚至感到亲昵,那么?

不,这肯定是意外,我们的形体构造可能与木星人相同,毕竟同存于太阳系,是吧?我问着自己,突然发现这位长老的腰间有一个小盒子暗暗发出萤火虫般的幽茫。我启动次生物引擎,对小盒子的信息进行读取。

四十八年前,也就是公元2320年,地球向木星发射了一枚航天器。什么,天武号?那不就是我,似乎……嗯……额……执行过任务的飞船?我继续阅读着这些疑点重重的信息:

五名宇航员在登木时发生意外,根据最后传回的消息表明,应该是木卫的引力或是其他动力设备,抑或是,反物质粒子,吞噬掉了天武号的能量源。几名宇航员在生命的最后用激光发射出了遇难的消息。

在浩远的星尘里,和地球失联。几名航天员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我带着种种疑问,正准备继续读下去时,突然,一枚消音弹袭来,盒子化为碎骨,光子影像留给我最后的印象就是,就是……

“砰——”我感觉晕眩并耳鸣了几秒,然后一股阵痛涌上心头。我预知第三枪已经瞄准我的要害。

我启动了次生物引擎天影号微脑计算机,在我的要害——天心处建立了一道屏障。之后再次计算之前受到的伤害位置和创伤深度,执行恢复计算程序。还好刚才的那一枪没有命中我大脑中的天影计算机核心,我侥幸地计算了位置信息,躲进了城市的废墟里。

二.地心基地

修复伤口花费了大量的能源,我感到疲惫不堪。

虽然我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但是我仍然是人的肉质躯体,能同常人一般感到痛苦疲惫,大脑中心区域的完整性又能使我保持自己对已知事件的理解和态度。

要说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只不过是我的左脑区域被装上了天影号次生物引擎计算机,储存着数字化记忆,能进行一系列运算来构造消解物质世界;在心脏的部位加持了天心号动力源,除了供应机体主要能源,还能让我进行一些特殊的行为,同时能保证一个不会衰老的年轻且强壮的身体。

我忘了我的大脑是怎么进化的,甚至对自己的身世感到迷茫。唯一能记起的就是那个小盒子最后的一点信息:国【2321】835号文件。

现在的我最需要的就是补充能源,可是外面有潜伏的狙击手,并且来历不明。按理说,距离这座城市最近的“代号:S”镇也有百余公里,交通也完全被摧毁,木星人不可能在没有空中火力的掩护下神速支援这个城市的。

等等,为什么,这个城市里只有木星人?地球人到哪儿去了?

突然,门咯吱响了一声,我心里咯噔一跳,立马开启了红外屏蔽器,在夜视仪的帮助下看到一直瘸腿的小狗向我走来。数据分析它没有携带热武器。它在我面前摇了摇尾巴,拖咬着我的裤脚,像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我对它的伤口进行了数据分析,然后在它的背上贴了追踪仪,推了推它的屁屁,让它悄悄地跑了出去。

不久后,我的视网膜里传来一个坐标,我打开定位解析,是NASA地心基地?我纳罕道,我这是在华……华盛顿?我突然记起半年前从木星出发,执行一项拯救地球的任务,而我的长官,额,好痛,想不起来了。我怎么可能是从木星过来的呢?!

可是现在没有什么线索可供我的天影分析了,只好先去NASA闯一波了。我在夜色里潜行。没有灯光的华盛顿,如此消沉,鬼魅阴森。

一路上平安无事,我毫无阻碍地来到了航天局地心基地大门。半掩半开着的门,丝毫没有往日神圣不可触犯的威严,四处奄奄一息着从设备里裸露出来的电线,走进幽长的环形走廊,末端是一架直升电梯。既来之则安之,我跳上了电梯,计算数据给电梯充能。电梯缓缓关上钛合金门,“嘎吱嘎吱”地响了两声后,加速向下奔去。估计一两分钟后,失重开始极速反转,变为超重。引力压迫着我的身体,抵抗这股力量耗费了我所余不多的能源。经历怎样的煎熬,我终于到达了底层。可是,电梯门久久未能打开。

电梯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我大口喘着气,而能源已苟延残喘,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解析这扇门。况且,门背后到底有什么东西,深藏着什么秘密,我也没有力量去知道。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三.天影二号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手术台上。动力源意外地被充满了。 我试着解算周围的铁镣,却发现自己无法消解如此简单的物质!

这时候,周围走过来几个木星人,隔着防护镜远远地对我指指划划。由于挣脱无效,我只能静静等着命运审判的到来。

然而他们并没有解决我,而是使用地球语言与我交流!他们说,这里是次生物引擎天影二号的核心,初级的天影号是没有办法在这里解算任何物质的,让我放弃挣扎并且配合他们工作。

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我被转移到一间特殊的工作室里,解去了镣铐。

在和这些木星人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希望我能停止对这座城市的屠戮,他们愿意和我们和平共处,共享资源。

“和平共处?那你们为什么侵略我们的星球?”

“侵略?这本就是我们的家园,你才是入侵……”,旁边的博士打断了他,“对我们的客人尊重点。”他咳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你为何拥有和我们一样的身体,却要来伤害同类的人。不过,我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帮助我们度过难关。”

“如果我说不呢?”

“哼”他冷笑了一声,“你的天影号完全被我们的二号制约,分解你只是几个微秒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记起一些东西,能有助于我们对木星以及整个战局态势的研究。”

“呵呵,这就是你们留着我的理由?你们这些木星人对自己的星球心里没点*数吗?”

“你可能真的弄错了,我们真的不是木星人,我们是土生土长的地球人。”

几秒的沉默,周围安静到了我似乎能听到天影号运算的电流声。

“我权且相信你们,你们先来分析一下局势吧,我能帮你们做些什么?”我岔开话题,毕竟只要能离开这个破二号核心,我就能不再受到制约,什么盟约都是浮云。

他们在中央的桌上制造了一片四维的时空影像。我了解到,他们在半个月前遭到木星人的攻击,城市交通完全被摧毁,网络通讯也完全终止,现在他们成了盲人,完全不了解对方的军事力量,不知道如何对抗,以至于延误战机,军事基地,超武所,航天局的地面基地等等全部被摧毁,数百万平民被战火粉碎,还有数万被我屠戮。

而我眼里他们不过就是数以万计的木星侵略者!

“可我看到的就是,丑恶的木星人啊,和你们的模样一样!”

对面邋遢的丑汉气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对着计算机噼里啪啦按了一通,我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能源在消逝,意识清醒却四肢无力。

“够,够了……”我蠕动着嘴唇,用着自己也听不见的声音说。

他们的计算机竟然完全解析了我大脑所想的事情!

“够了?得,反正我们说多少遍你也不会相信我们是地球人的,不如直接了结了你,为我们地球同胞报仇!”丑汉正准备执行消减程序时,博士再一次阻止了他。“不要冲动,能兼容天影一号次生物引擎的生物体不多,说不定他就是……”

丑汉一脸惊诧,“难道,他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天武号早就被毁灭了,我爷爷怎么可能还在世!”

“爷爷?”我脑中浮现出若干画面,剧痛扼制着我的想象。另一边,次生物计算机光屏详细地记录了我狰狞的想象。

这时候一群老教授凑近光屏,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这,真像!真像蔡岳。”

能量被重新注满。可我真的不是蔡岳,但是,我是谁呢?我好像是一支部队的士兵,执行着拯救地球人的任务,但是,任务越来越模糊,我感到脑中的数据在被读出和改写,没有办法加以阻止。

四.被改写的记忆

我感到意识模糊了起来,然后又重新清晰,只是,我不记得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我睁开疲惫的双眼,眼前,居然……

是一群地球人!

之前,之前,诶,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一群人密密麻麻而叽叽喳喳,我吼了一句,“你们烦不烦哪!?”

众人安静了下来,丑汉小心地靠近我,用熟悉的手触碰我的脸,看着我的眼。我居然觉得这是我的孙子!

什么情况??

“孙孙!”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丑汉慌忙地跌退了几步,“博士,什么情况,他的眼神,真的很像蔡爷爷!但是他的脸……”

博士对大家示意,让各人回到座位。他平静而略带激动地说,“贵客,哦不,应该说是蔡前辈,不好意思,我们刚才做了一项实验,将你的大脑数据备份后清除,重新附加了陈海的记忆,也就是他的爷爷的记忆。”博士指着丑汉,娓娓道来。

“可是,那我的记忆是什么,为什么要把陈,陈海的记忆给我?”

“不好意思啊,这个,怎么说呢。我们刚才在光屏上看过了你的记忆碎片,你经历了太多事情,我们一时没有办法解释和理解,而你登上天武号之前在地球的记忆也并不好看,所以我们决定先给你陈海在地球时期的记忆,以便你我合作。”

我……

他们继续跟我解释着,“或许你也很好奇为什么我们能改写你的记忆,但是时间紧迫,我们只能化繁为简地挑重点说。”

“好吧。”

“你的大脑里有一颗微生物计算机,心脏的地方加持了一颗动力源,这也是你之所以那么重要的原因。随后我们会教你如何使用这些黑科技。”

之后的几个小时,我重新认知了一次自己,并且对现在的态势有了新的认识。我居然在之前的几天里一直在屠杀地球人?!我之前居然把面前的人当做什么“木星侵略者”?!

我感到懊悔,但是我一点也记不起之前的所作所为,我以陈海的思考方式看待着这一切。或许是他老人家曾经处乱不惊,我现在也同样没有失去理智。

我看到他们交头附耳,于是问了一下现在的要务。

“现在我们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博士神色庄重地对我说,“任务是去天网局获取装载国【2321】835号机密文件的黑盒。我们随后会给你传输一些在你到达NASA地心基地之前的数据,以便你行动,但是你一定要意识清醒,那时候我们在你眼里还是‘木星人’。”

我凝重地点点头。

随后我来到地表,脑中也不断浮现出一些数据。

等等,我怎么知道,这些数据不是他们骗我的呢?我尝试着恢复自己之前的记忆,但是徒劳无功。算了,先去天网局吧。

定位,路径规划,潜行。

突然,天影数据分析,不远处有一股强大的数据能量,并且带有侵略性和改写性。

我立马联络中心,博士建议我绕道而行,毕竟地面的情况太复杂……

去你的复杂,我蔡岳可不是孬种。关闭了通讯系统,打开数据攻击系统,构建实体导弹打击,计算弹道,采取五连发式分散轰炸,倒计时30秒执行。

“砰——”五发炮弹同时命中,火光冲天,声如雷动,周遭的危楼也随之倒塌,激起一片灰色的尘埃海浪。等等,一股弥天的烟雾散尽,数据显示,对方居然毫无受到影响!

我在远处整理着数据,轰炸结果表明对方是半虚空体,实弹对之没有毁灭性影响,并且它还能够自主修复!我开启远程监视,只看到烟尘中转角的街道上有一团光源,这团光在吸收着周围的数据,并以天影号同级的计算速度在给它自己充能,扩张。这还了得!我构建,构建……我记不起自己的能力了,我……

算了,这件事只能之后再说了,我打开通讯,按博士的指示绕道来到天网局,并且在天影的计算分析后找到了国【2321】835号文件。

我对黑盒进行数据分析,但是因为光代码加锁,我无法获得里面的信息。地心基地给了传输了一串代码,并且要求我实时传送资料回去。

也只好这样了。

国【2321】835号文件

激活黑盒,秘密数据涌入电子脑中。

这份文件里记录了关于天武号的发射起因和地心基地天影系列的诞生原因:

2299年世纪之交,NASA接受到来自木星的求救信号,他们愿意将他们最高级的科技——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天影科技,交给我们。2306年,一阵强光划过黑幕,坠落在华盛顿的郊外。随后军队对其严格保密,并且建造了现在的NASA地心基地。科学家路易斯,克里本,陈海,露丝,蔡岳……也就是,我……参加了这项研究,并且重新启动了天影核心。在天影技术的帮助下,NASA在2320年造出并发射了核动力光影计算核心(天影的基础计算系统)航天器——天武号。

可天武号并没有被毁灭,几名宇航员发出的死亡讯息只是给世界人,哦不,地球人看的。后来又接到他们的密电——他们几个还有更机密的事情要做——配合木星人研究天影三号来抗衡外敌……

但是最高机密局认为宇航员们是被木星人控制,而发出的伪信号。木星人所谓的救援,其实是用他们的科技来换取我们的科学家做人体实验,为他们进军地球做准备。这不非没有道理的:

在2322年7月26日那天,从木星传来一段断续的电波,而电波里的信息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语言组成,极有可能是一种木星密电,但是天影号并不能完全解析这种语言。此后尽管地球努力尝试沟通,却再也没有与木星取得过信息交流。

而电码,不正是,宇航员发出的吗?

我发过密电?

突然,一声爆鸣响彻城市,我急忙数据分析,原来是那个光源开始进行了核裂变。这怎么可能,几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天影计算机就能计算吸收转化如此多的物质,以至于开始裂变!

我开启了数据防护盾,思忖如何对付这个巨大的光源,它不会想把地球变成太阳吧?木星不是更合适吗?

联络中心失败,通信数据被光源吞噬。现在只能靠自己了,怎么办,怎么办。

等等。陈海,陈海?不是反物质研究员吗?那,对,我一定有那么一些关于反物质的记忆。打开搜索引擎,开始检索反物质信息。

终于找到了!

根据信息指引,我开始计算这个光源的反物质与物质配对信息。可数据量太大了,解读物质信息花了我几分钟。这是光源半径已经扩大了五分之一,并以80%的增长速率高速扩大。这种光源的物质信息虽然和太阳星的信息大体相同,但是有几处相异,这几处异点在陈海的数据库里没有配对的数据。怎么办,心急如焚却没有半点手段去解决……

小狗,咦,那只指引我去地心基地的小狗!它飞速从我身边跑过,直奔光源。

“不!”

说时迟那时快,狗狗的身躯被光源包裹,粒子化,化作一道柔软的光,飘散去了那令人恐惧的黑色幕空……

与此同时,那团光源也急剧坍缩,成为一个黑点。

黑洞奇点吗?我开启计算引擎,发现这个黑点并没有引力数据,可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

等等,居然是一个黑盒!

我现在已经精疲力尽,来不及寻找小狗的残余信息,带着黑盒,向地心基地急行。

六.华锋

一梭黑影从前面晃过,我心凉了一半。

“砰——”

枪响同时,我敏捷躲闪,转进小巷道里。

似乎,我被包围了。大脑数据分析周围有数十团红外热源,是,实体生物!木星人吗?

我高喊一句,“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我们是驻美华锋,侵略者,快放下武器,你已经被包围了!”

地球人?怎么可能,按照中心给我的记忆数据,我已经屠城了啊?!

“你们首领呢,出来与我一会!”

沉默片刻,黑夜里走出一个人,一个女子,数据分析,她生源地在,中国?

“不要计算了,这次你躲不过了。”神秘女子冷漠地说。

面前突然现出一张密网,并迅速将我收束。

这次我决定一探究竟,所以并没有对她计算出来的丝网进行反抗,等等,她也会解析物质?

一路尽管我在竭力尝试获得更多的信息,但是他们并不肯透露半句话。大约被押行了三个多小时,我和他们来到了一处隐蔽的防空洞。洞中有各种武器,已经一些高新装备,实在出乎我的所料。

此时已经夜半,但是他们并没有开始休息,而是更为庄严地立于两侧。

从门外进来一位高大威猛,身着军装的男人,他疾步从后面来到前方,并开启计算仪,在中央的空地构造出一块光屏。

“我知道你很迷茫,但我知道你其实不是一位合格的侵略者,或者说屠戮者。”满座哗然。

“你是蔡岳对吧?”

我沉默着,打量着这群人的来头。

“那应该是了。我们这些人都拥有地影级次生物计算引擎,而我拥有更高一级的地影二号。虽然先某些方面不如你的天影,但在我们开启红外屏蔽后你是发现不了我们的,更别说屠尽全城,这是你不合格原因之一。”

“天影 …… 地影 ……”

他并没有搭理我的碎语,继续说道,“你的记忆还能随意被人改写,不能遵从自己的内心一如始终地完成屠戮计划,这是不合格之二。”

“你到底是希望我做刽子手还是地球人?”

“哈哈哈——”他扬起头,顿了顿,“你其实应该把那些美国佬们杀光才对。”

“什么意思?”我一脸糊涂。

“美国人在得到天影科技之后一直不愿意透露给其他国家,妄图借助优越的天影技术来成为地球的统治者,大难当头的时候却一筹莫展,让地球上的生灵白白地涂炭,你说,该不该杀?”

“额,那么地影……”

“没错,是我们自主研发的科技,但是也多亏你的资料。”

“我的资料?”

“你大概忘了吧,你去木星的第二年,感觉事端不对,于是密发了一条激光信息给中国最高机密组织,包括了你对美国人野心的预言和天影的部分科技,还有一些消息是关于木星的,但是你并没有写完就发了出来,我倒是想问你,木星怎么了?就在那天开始了侵略地球的计划吗?”

“我着实不知道啊!”我痛苦地抱着头。

“的确啊,你被天影二号洗了脑,现在怎么能记得清楚呢!”

那位女子终于说话了。“那我的爷爷该怎么办。”

我愕然。“此话怎讲?!”

将军说,“来日方长,有机会详聊。现在的任务就是回到地心基地去,恢复你的记忆。”

“可是那样我就会把你们当做木星人的!”

“我的地影二号可不比天影逊色,它不能办到的,我能!只需要修改一下算法,把其中某个数据源抹掉,这样你就不会把地球人误认为是木星人了。”

在这个防空洞里修整了几个小时,我在充能的同时,了解到地影二号虽然不敌天影,但在某些方面仍有优越性。地影二号居然能够解析部分物质脑的信息!也就是说,他不光能解析我左脑上的计算引擎,还能了解到我右脑的信息!

“祖国啊,你真不容易!”

莹莹--那位神秘女子,打岔说,“搞得那些默默地研究科学家们很容易一样。”

我和她不由自主灰心地笑了起来。那清脆的咯咯声回荡在洞中,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是谁来着?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吧,记不得了。

七.受袭的基地

东方的林间透过一丝白细,华锋全军出击,以几近200码的速度向城郊地心基地进发。

我尝试着和NASA取得联系,但是他们却似乎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将军也很纳闷,除了加速行军,并无办法。于是我和将军,以及莹莹,三人开启极速模式直线行驶,逢山开路解析,遇水构造物质桥。

几分钟后,我们来到所谓的“地心基地”——一片废墟。

难道他们遇难了?

我凭借着记忆数据清理出通往地心的道路。末端,电梯已经被巨大的压力压扁。我们三人从千米余高的地方跃下,在数据控制下平稳到底。

眼前的场景不比外面的废墟要好。残损的计算机,四处吐着火花的电舌,还有几十具尸体残余着体温。

将军让我打开数据库,查看天影的录像。

怎么可能!就在一秒之间,好好的中心基地就变成了这个模样!没有任何人来过这里,也没有异常的数据呀!

等等……

镜头里的一个虚影!

难道,是木星人吗?

这时候莹莹听到一声呻吟,我们从一个角落里苦苦寻找,终于发现了已经消失的丑汉,博士,还有几位研究员。他们以暗子的形态存在着!

我们根据博士虚体的指引,重新启动了地心基地。天影二号开始超光速运转,中心的残垣断壁顿时变得焕然如新,我们也恢复了大量损失的能量。

可是,我们要怎么去拯救这些暗子虚体们呢?

博士通过虚空,用暗物质粒子传递给我们信息,让我们不要在中心创造光子,然后将他们的暗子虚体装入可以行动的柔软黑体里。他说有人夺走了他们的物质光子,目前没有可靠的途径重新让光暗子组、聚合,一旦失手就会湮灭,魂飞魄散!

真可恶!

将军淡淡地哼了一口气,“报应。”

“别,”我可不想让这场合作在关键时刻没了。“大家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要一起抵御外敌呀!”

“好。”将军忍了口气,开始制造黑体,让博士他们的“灵魂”暗子有所归宿。

“残血复活”的博士还有丑汉——陈继鹏等几个人开始行动起来,介绍并调试着天影,让将军也学会控制天影系统。

八.寻找遗失的记忆

将军的部队华锋也赶到了,他们部分在地表的废墟里潜伏着,部分听随将军命令进入地心基地。

时至饷午,众人基本学会控制运行天影二号。稍事休息之后,将军开了一个组织会议,确立了以将军为核心,博士为参谋的等级关系。

我在一旁静静地想着自己之前的经历,却总是迷迷糊糊没有清晰的影像。

“蔡岳!”

我回过神来,将军正和博士商量恢复我记忆的事情。

“你怎么看?”

“那就试试吧,我也觉得我的记忆的确很重要。”

于是,博士和助手们开始进行记忆传输工作,将军在一旁用地影号协助。而我待进了一间特殊的实验室,是呢,万一我又开始屠杀了呢。

“三,二,一,开始!”

脑中在沸腾,在膨胀,大量的数据输入我的脑海,我感觉,要,要……

“啊——”

我大概是晕倒了吧,醒来时看到莹莹趴在在床边睡着了。我轻微地挪了一下身体,脑中翻江倒海。

“怎么可能!”

我记起来了!那天,那年,我打出了如是的字眼:木星人,截下我们的宇航器,把我们带到了他们的卫星,木卫三,对我们的大脑进行强行改造。我们没有办法反抗,只能随从他们的实验。但是他们莫名其妙地只更换了我们的左脑;我还记得,受高级调命,曾用激光发出过两道信息,一道是,是,大概是,私发给美国人的那条吧……

我右脑的记忆,突然展现出跃动的画面 又逐渐衰微:

“宇航器动力被摧毁,氧气泄漏,宇航员的大脑被冻伤,只能在木星人帮助下更换大脑,继续抵御外敌……”

我努力地去想后面发生的事情,但一旦触及那些碎片,我的头脑就像爆炸了一般。我痛得又倒在床上昏厥过去。

“醒醒,醒醒——”

我在一股强烈的震动中苏醒,眼前居然是,一个木星人!

他们知道我的事情了吗?他们要来解决我了吗?一个木星的背叛者,后果远非自己能想象的。

我恐慌地向后爬滚,而它却执意靠近。

我的耳畔,似乎回荡着几个字眼:是我,莹莹!

“莹莹?!不可能!”我顾不得许多,因为面前的这个木星人,内心激荡的恐惧使我近乎疯狂。

我试图启动武器系统,可是天影系统好像被加上了锁一样,无法启动。

在这心乱如麻之际,我只得抱紧自己,蜷缩成一团,抵紧墙角,闭上了双眼。

它,突然停住了脚步,掏出了武器!

终于要来了吗?

“来吧,终结我吧!”

“砰——”

我脑鸣不已,模糊了的双眼,逐渐睁开了。

原来是个梦。

却还是被吓地大汗淋漓。

因为,我身处在一片光的世界里。

九.宇宙审判者

我,在哪儿?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站着,还是躺着。没有了平衡感,没有重力感,好像在太空中,却不似太空中无穷的黑暗。

我试探性地向前走,逐渐看到了一些黑点,越来越大,难道,这里是,反物质世界?

我看到一群群的黑色星云,我尝试去寻找银河,去寻找太阳,去寻找木星,去找那些遗逝在时光里的残影。

我感到自己每次移动,就像移动了一个光年一样,周遭的世界在极速地改变着。

我思忖着,既然是反物质世界,那么就肯定是反意识了吧?

突然领悟到,一件事并没有绝对的正确或是错误,只是当局者在不同的世界里罢了!

那么木星人的侵略,在他们眼里,未必就是错误的。我们的正当防卫,或是去反击,在他们眼里,或许就是一种侵略。

但是,为什么他们要强行改变我们的左脑呢?给予我们更强大的能力,就只是因为,让我们变成他们的工具,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屠杀地球人?不应该吧,凭借他们的高科技,想进攻地球易如反掌,有什么可顾虑的呢?

正当我在思索这个答案时,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引力吸引,正在卷入一个黑洞,不,黑色星球里!

我感到一阵强大的气场和压迫力,累得踹不过气来。

我的眼睛,最后看到几个身着羽翼的黑色家伙,向我走来。

我听到他们说,“这个小子,来的真是时候,我们正准备裁决你,地球人和木星人呢!”

什么?!

裁决?!

“你们是什么人?”

“仙女座星云,霜雪星,宇宙审判者。接受来自最高文明的审判吧!”

“等等!我还有件事情没有弄清楚,我要去一次木星!”

“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吗?让我来告诉你好了。”

“等下,我们是在反物质世界对吧,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就是对的呢?”

“平凡的人哪,你们肉眼看到的东西,又有几件事情是对的呢?我们是用心去感受,用众多审判者的感知去综合判定一件事的真理性,不管物质正与反,都始终如一地看待一个问题。”

“那如果要是错了呢?”

“放肆!敢对最高文明采取质疑的态度!”

一股力量穿过我的胸膛,我,我……再也支撑不起我的臂膀,我跪倒在这片所谓的黑色土地上。

“你听好了,年轻人。你参与了天武计划去救援木星,这本就是一个圈套。木星人是繁衍了数十万年的生物,但是依旧没有进化出高智商的大脑,他们凭借着数据的迭代,创造出了天影科技,发展出了现在的木星文明。他们通过计算预知到不久的未来将会有一场太阳风暴席卷太阳星系,而想要解除这个灾难,以太阳系的文明水平,只能以引爆行星核心成为第二个太阳,通过引力改变太阳核心的参数来化解危机。木星人显然不愿意把自己的行星贡献出来,那就只能委屈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了。所以,你被装上了天影,作为工具,除了能提高木星人的工作效率,解决木星人的分歧,还能在地球上充当间谍的作用,挑拨各国关系,引发地球大战,到时候,木星坐收渔翁之利。不曾想……”

“你怎么停下来了,你说!”

“不曾想你们中国人居然稳得住气,和美国相安数十年,还研发出什么地影科技,派遣了一支叫什么……”

“华锋。”

“对,华疯去助美。这不,惹恼了木星人,派遣你和其他士兵去消灭地球人。多么可笑的经历!”

“我……”

“现在清楚了吧,可以裁决你了吧?以仙女星云和平法则第三百八十一条:忤逆自己星球并且造成巨额损失;还有九百二十三条:挑拨离间引起最终星球战争,我代表仙女星云审判团,对你进行裁决!”

“死不足惧,我还有一事想问,我怎么会到达反物质世界里?”

“你现在不过在记忆里罢了。”

“什么?我之前不是在梦里吗,我睁开眼,怎么会在记忆里?!”

“梦的形态很多,你在博士和将军的帮助下的确找到了记忆,很不幸,是在这里找到的。你的惊恐逼迫你逃离现实和虚拟梦世界,来到了这个未来的记忆世界。”

“未来的记忆。怎么可能!”

十.裁决

仙女座的审判者毫不客气地说:“你的未来的确到过反物质世界,而现在你所看到的一切,只是未来将要发生的记忆而已。未来你来到反物质世界来寻求审判的时候,我可不会再把这些情节说的那么清楚了!”

“现在对你进行裁决!判决你废除所有特殊能力,永生监禁!”

怎么可能死在自己的记忆世界里!不对,她裁决的是,未来的自己!

我,我应该做点什么,未来的我!

使出浑身解数,我破除了天影锁定程序,还有那么一丁点地影的技术,将自己的能源发挥到极致去摆脱霜雪星的力场!

裁决的射线向我扑来,如狼似虎。我使出了自己的最后力气,向旁侧一跃!

我一个翻滚,正好看到那条射线向……太阳星,射去!

我懵了。

那股太阳风暴。就是,因为,射线,贯穿。

我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自己的命运。

是使命的轮回吗?哈哈哈,太阳风暴,木星人,救援计划,间谍,屠杀,合作,寻找记忆,躲开射线,太阳风暴……

我的眼角,掉下一颗悔恨而又无奈的泪花,溅在这片反物质的未来记忆里。

十一.现实

“醒醒,醒醒!爷爷!”

我睁开眼,看到了一群地球人期待的目光。

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我挣扎着爬起来,“天影有什么进展了吗?”

博士说,“天影系统能实现星球数据对接,简单点说,就是把你的记忆转化成数据用光的粒子传送到木星上的天影对接器里。这样你就能直接去木星寻找记忆了。”

“记忆倒是不必了。不过,我一定要好好会一会这群木星人。准备一下,我这就去木星。”

“可是你才刚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莹莹低声说。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无妨!我要将真理大白于天下!”

“好!”将军说,“这才是我堂堂中华男儿,咳,中华爷爷!”

“我们正在给你配置一套防控制密码锁,以免你再次被木星人的天影高级系统洗脑。”

“恩。就这样,准备妥当就出发!”

我,带着星球的尊严,以光的名义,直奔木星。

十二.重返木星

好熟悉的地方呀,哈哈,我又回来啦!这次,该地球人,我,来屠杀木星人了!

等等!怎么四处都是奇异的宇宙飞船?

我看到一群一群的人有秩序地从飞船上下来,长得和木星人极其不同!

数据分析,是木卫人!

怎么可能呢,木星人去哪儿了?!

这时候,那只救世狗狗的光影出现在眼前。它对我摇了摇尾巴,转身向一个方向跑去。

我跟着狗狗的光影潜行了数百公里,终于在一座环形山围绕的空旷地带发现了木星人。他们面如土灰,扁平的身体后面背着双手,没有一丝披挂的装甲以及计算机引擎。而且,周围有一群木卫士兵持枪,指着他们的脑门。

狗狗的光影开始弥散,在稀薄的空气里,隐约能听见救我木星的话语。

难道,木星人被木卫人俘虏了?

一股模糊的想法在我的脑海流过:木卫人通过木星人之手,摧毁地球;借我们人类反攻木星之由,假意保护,实则殖民木星。而这样,恰好可以躲过仙女星云“最高文明”的审判!

我似乎想起来,在未来记忆里,我将会去仙女座,寻求新的审判。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