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四维时间

春分刚过,太阳奋力的朝着北回归线爬去。北半球也逐渐变得暖和起来,傍晚柔和的日光从窗口掉进狭小的屋子里。停在一张破旧的木质的简易办公桌上,桌子看上去得有些年头了!桌面被时间打磨得极为光亮,绽放出玻璃般的光泽。桌子中间凹陷的地方站着一台老得掉牙的电脑,从屏幕的右下角上还能依稀辨别得出win10的字样,一双如枯木般的手正费力的敲击着键盘。电脑屏幕定格在物理天文学的页面上……
“吃饭啦!还记不记得今天几号?4月3号哟,今天你可长尾巴喽!我给你煮了几个鸡蛋。”灶房里传来母亲平和而温暖的嗓音,仿佛唤醒了正在沉思糜想的方平。他如梦般初醒,马上回道:“哎,来了!”
4月3号……“已经整整10年了,逝者如斯啊!”他喃喃自语道。
自国家航天局退役后,方平重返家乡,不知不觉间又将十个冬夏留在了这里,留在了这个亲切祥和的小山村!花白的头发,步履维艰。他甚至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已步入中年,也已经忘记自己具体该是多大年纪。而拐杖已不知在什么时候成了他无比亲密的伙伴。
他渐渐回忆,时光开始慢慢倒带,倒带到10年前的今天,国家航天局里响起了尖锐刺耳的警笛声,电子屏幕上显示着硕大的预警标志,几分钟后,从贵州航天基地发来报告,报告上称:“射天望远镜侦测到一群正在扩散的高能引力脉冲,脉冲来自遥远的天鹅座X-1。据我们的初步观察,天鹅座X-1正在解体,而极富危险性的是有一块黑体碎片正在朝着太阳系移动,如果照目前的移动速度,预计碎片会在7天后抵达太阳系,那将会是我们人类乃至整个太阳系的浩劫,我们正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请问我们该如何应对,请指示!!!”听完报告,方平以凝重且急促的声调说:“马上召开国际科学会议,召集全世界的科学家到北京来商讨对策!快!!”
一时间,全世界的顶尖级科学家齐聚北京,经过两天两夜的分析讨论,最终大家都达成一致观点:由资深老练,经验丰富的航天员远赴冥王星去操作发射“γ物质粉碎弹”将黑体碎片打散开来,消散黑体引力。于此,一个由30多位不同国籍的航天员组成的航天团队就此成立,而他们的队长正是这个征服了浩瀚宇宙,踏足过不同星系的航天局局长方平。
事不宜迟,方平随即带领着航天团队,从地球出发,依次经过火星站、木星…站、土星站、天王星站、海王星站最后顺利抵达冥王星站。从冥王星站望去,γ物质发射机就像一个高大威武的士兵,挺着坚毅的胸脯守卫着美丽的银河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原本用来阻挡外星生物的终极武器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的使命。从飞船船仓里传来的警报声越发刺耳,显然威胁越来越近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方平,方平举起右手,随即做了一个准备的手势。刹那间,所有的队员井然有序的奔向每一个操作系统岗位,并做好了一触即发的准备,静侯方平的“一声令下”。警报声仍在呜呜作响,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停在方平身上,他那只高高举起的手,仿佛一面乳白色的大旗,将来自外星系的光反射到每一个人的眼中。寒冷的空气几乎抽走了每一个人身体上仅存的温暖,方平站在寒风中,奋力地将右手挥落,全体队员也都同时拉动操作杆,机械齿轮发出的吱吱和警报声交织在一起,随后便是炮弹发射的咻咻声,紧接着一声剧烈的爆炸,警报声停了,γ物质也随即消散在了火光和震波之中。众人开始欢呼雀跃,相拥而泣,大家都很庆幸,庆幸成功,也庆幸自己还活着……
飞船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返航,大家用一口流利的中文相互祝贺,只有方平在一旁沉默不语,死死地盯着左手手腕上的表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感到十分诧异:时针怎么和分针走速一样???
灶房里母亲等得焦急起来,于是来到方平的那张老旧的办公桌前,看着儿子似睡非睡的样子,便下意识地伸手去关电脑。这时,原本显示着“物理天文学”的页面上突然跳转出一串醒目的文章标题“《时间在四维空间中会加速行驶》”作者署名为方,光标在不停的在“方”字后面闪烁着。
而此时,方平那如枯木般的双手依旧停留在键盘上,左手就如同一个木制支架似的,撑起那一动不动的手表……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