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未来之书

这里没有云,没有风,没有草,它像是从不属于这个世界,可它却无比真实的存在于这里。一棵树无比寂静的伫立在这密封的小天地里,陪伴它的不是鸟,不是花,只有一个像树一样不会说话的怪人,我称他为尘。

尘很安静,他从不会吵闹,也不会反驳我,他千百年如一日坐在树下,在这个阴暗潮湿的空间里。我不知道尘为什么要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尘从何而来,但是尘是一个很适合我的朋友,他永远倾听着我的一切,无关喜怒,无关天地,我甚至有时觉得他是我体内的一滴血,他平静的目光常常剖开我的胸膛,一览无遗看着我身体里,思想里所有的秘密。我也有时害怕他,在他面前,便感觉自己赤裸裸得站在那里,接受着尘的审视。尘看过我的罪恶,我的欢喜,我的前世,还有那棵树的因果。如果可以,我更宁愿相信他是一个神,可尘自己否认了我的猜测。时间越久,我越加感觉尘是多么的平凡,平凡成天,平凡成地,平凡成神。他越是平凡,我却对他越加崇敬和恐惧,他像是一根草,斩破了这天。他像是一粒尘,填满了无底海。

每年,这片小天地都会有一轮血月从树上长出,每当这时,尘都会罕见叹气,抬头望向树上密密麻麻的血月,这棵树像是从上古扎根至此,苍劲的树根布满了这片小天地,它大到不可想象,已干枯的树枝如龙一般盘踞在枝干之上,这棵树又像是一处万龙墓,无数条龙已干瘪的身体不甘着发出悲鸣,这曾经无敌于天上地下的生物如今被一轮轮血月垂挂,在万米高空摇摇欲坠,它们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中试图摆脱血月,可万古已过,万河已涸,万山已破,这血月似那金箍,蠕动出锋利的刺,如一条条食骨虫,钩住枝条,吸进龙髓,而这些曾经无比骄傲的龙最终绝望,它们全部沦为了血月的肥料,滋养着它们,千万年过去了,它们存在的证明只剩下了那些狰狞丑陋的枯枝,和那血月上滋生出令人作呕的油脂和皮肉。

血月似乎有了生命和认知,外界万古已破,它们仍旧不急不慌的汲取着营养,它们长出了一个个肉瘤,肉瘤逐渐生成了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它们笨拙的模仿着人类,我惊恐地看着这个过程,一个恐怖的想法出现在脑海—这是生命的起源,这就是这个世界生命的开始。一个时代的结束往往伴随着另一个时代的诞生,同样,一个旧世界的崩溃注定成为新世界的基石,旧世界的引以为傲的文明和财富将深埋于地下,与腐烂的尸体和泥垢打碎,混合,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在此刻变得一文不值。前人的国度,残破的垣墙,那座城最终还是被撕破在那云端。真正的历史和辉煌在瞬间泯灭,沦为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千年过去了,一万年过去了,也可能是几亿年过去了,我已记不得尘叹息了多少次,也无数次看着一轮轮新的血月自那早已枯萎的枝头破肉而出,死亡的古龙们的头一年年向下垂着,残破的龙骨和瘠瘦的龙筋颤巍巍拼命拉住树的枝干,无数年来发出的悲鸣化为一缕缕魂魄在这片小天地游荡,徘徊,它们想要砍死血月,砍死这片天地,砍死所有的活死人。终于,最后一年来到,一颗近乎黑色的妖孽血月在树冠升起,尘抬头望向它,似乎等待它已久,知道它有一天会来到,没有不舍,没有遗憾。尘轻轻踮脚飞起来,带着对那棵树的不舍,一头冲向了那布满血月的万龙墓。轰!树倒在了地上,无数的血月炸裂开来,粘稠的血液在充斥着整个世界,是九万九千条血河,融为了一个深邃的湖泊,它,恐怖,血腥,神秘,却又充满了魅力。美杜莎微笑着望着它,怀着最后一份对男人的幻想,轻轻跳了下去。潘多拉的魔盒里的罪恶仿佛数万年来一直沉睡在这里。色欲、贪食、贪婪、懒惰、愤怒、妒忌、傲慢、七罪宗重现,消失了太久的它们吮吸着这片天地的空气,眼中的凶光化为利刃、倒钩在身边累积,像镰刀割下麦子,一阵挥舞之后,人头遍地,冤魂遍野,从此,世间的人便没了头颅,他们只能开始用残破的脖颈思考,观察,认知这个世界。

听,血湖沸腾了,它开始燃烧了。龙要入海,佛要诵经,鬼要敲锣,人们绝望着看着逐渐昏暗的天空,像疯子一样拼命将金银吞进肚中,当他们吞下一口金子,他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无畏迎接着这个崩坍的世界……

千年后,新世界已成,一只新的考古队来到了这里,挖掘出这里的人们。课堂上,老师告诉学生们:“孩子们,最新考古发现,古时候人们是靠吃金子和银子生活的……”

远处的一片荒郊,坟头上种了一颗小树,令人奇怪的是,树上长了一枚圆圆的小球,人们都说,它像极了天上的月亮……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