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我在?

他是我朋友。

现在在从事量子物理方面的研究,有一个专属的实验室。

他很聪明,从小学时我就认识他,一直保持着第一而且并没有其他优秀学生的刻苦。

不过或许也因为这个原因,他显得对其他的事物没有什么热情。

直到那一天。

据悉,4.16大爆炸已经造成超过46人死亡,仍有9人失踪中,从4.16下午两点开始,已成功营救出35人,救援行动仍在继续,。。。。。。

嘈杂的响声,我听着手机中的无人接听,心情无比烦躁。

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我仍然没有他的消息。

我仍然记得他那天带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一同来我家做客,当时他还说着这日子真没劲,不想干了。他说带着他的老婆孩一起去旅行。

中午在我这里吃完饭之后,他和他家人去了他的实验室,其实他的妻子对他还是很崇拜的,他的妻子总是想着什么时候去他的实验室看一看,据说,那些量子很美。

再次见到他时,4.16大爆炸的救援行动已经结束了,有关方面对这件事做出的解释就是设备老化,相关的人员也已经得到惩处。他是主管人员,本应收到一些惩罚的,不过,可能这个项目缺了他之后影响太大,就并没有对他做一些实质性的惩处。

不过,他的模样已经让人认不出来了。

深陷的眼窝,灰暗的脸色,好像那个曾经天才到不可一世的他已经死去了。

最近怎么样。

他眼瞳中闪烁着鬼火

他拿出手机,上面有一张图片,他的妻子坐在草坪上,女儿躺在他妻子的身旁,晚间的夜风吹过,头发随风而动,头顶是灿烂的银河。

“真美啊,你们去旅游了?”

是啊,诡异的神色令人心中十分不安。

我总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脸色,也可能是那副画面美的太过惊心动魄。

六天后,我看到了一篇文献报告,在上面的牺牲名单上,我赫然看到了那对妻女,同时也对他抱有着无限的同情。

已经要用PS技术来安慰自己了吗。。。。。。

知道一个月后,我听到了他辞职的消息。

我要去和我妻子旅行了。

我愕然

你的妻子已经走了啊,你要认清现实,你前路还长着,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而耽误自己,我相信你妻子也不会高兴的。。。。。。

他并没有听,他拿出了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又一次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嗯?

他飘然远去之后,我开始了对事情的调查,发现这件事情很不明确

那天事情发生时,他的妻子正在量子机外面外面进行参观,而他则在实验室里进行调控。

有一段监控画面。

在能量溢出的时候,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瞬间就解体了。

我的形容很准确,因为就像是一个沙子做成的人,在风中渐渐失去自己的样子

不过,那很快,而且,那是两个活生生的人。

他仍然在外旅行。不过,他并没有被同意辞职,只是被允许放了一个无限期的假期。

他也仍然再给我分享他们的生活照。

漫天飞舞的芦絮中,他的妻子一身红衣,眺望着远方,他和孩子则专心的看着地面,好像有什么不得聊的东西一样。

傍晚的篝火旁,在天色将暗未暗之际,他的妻子蜷做在火炉旁,冲着手中哈气。

漫天大雪中,他的妻子在昏暗的天空下,一袭红衣的他在雪中漫步着。

我曾经找到好几位专业的修图师,他们说这些图并没有修改过的痕迹。

或者,他们真的没死也说不定。

然而,有一天,他真的将他妻子带了过来。

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相信他也看不见。

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流完全通过时手机。

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编写了一个程序。

不过,看着他本身的神情,我相信那不是程序。

可惜,他们仍就死了。

我重复了这个我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

这一次,他没有回避。

到底,什么算是活着呢?是你的一身皮囊?莫非非要他们存在,人才可称之为活着?

他丢给我一沓子资料。

上面全是他凌乱的笔记。

他们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跟着我?

他们不是被能量摧毁了吗?

难道他们还活着?

量子,时间,空间,信息是什么,到底对于人来讲,区别我们和其他的是什么?

能量使信息得以保存,,信息使能量对客观世界作出影响。

如果我们还能思考,还可以对相关事物作出反应,为什么不能称之为活着。

或许,人类之所以为人,区别于其他物种的是我们的身体,但最为核心的,仍是每个人心中的爱恨情仇。

他们仍旧活着。

活着啊。

我无言。

我亦能从这些文字中体会到他们间的情感,还有,他对自己爱人的深深自责。

他又开始了旅行。

与我想象的不同,他这次只旅行了一段很短时间。

仅仅发给我一张图,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黄昏中,他的妻子在夕阳的余晖中看着他,身上的白色长裙随风飘荡,日光中,他妻子身上仿佛燃起了金色的圣火,要将她们燃烧殆尽,她们脸上的神情也十分哀伤。

他还是不属于她们。

但他回来了,又开始了工作。

我有些担心。

一周,两周,一个月过去了,一切按部就班。

我想,或许他终于认清了现实。

然而,

作为x市的科学研究基地,两年内竟然发生两次重大安全事故,造成极大的财产损失,有关责任人已被停职调查,所幸,本次事故发生时间在深夜,除一位研究人员失踪外,并未造成过多的人员伤亡……

我大概能猜出来,这件事情应该是他一手做的。

为了重逢,也或者,为了赎罪。

我希望那个世界,信息组成的他们能够再次相遇,肉身或许不存,但能思考,或许,这是才是永恒。

手机又响了起来,

漫天的银河下,他和他妻子女儿躺在草地上,脸上的神情安详仿佛已经过去了万年,也好像可以这样走到时间终结。

晚间凉风吹过,飘舞的发丝,让我意识到,他们,真的还在。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