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重生计划

2060年,5月5日。

35年前,一颗直径30公里的巨大小行星猛烈撞击了地球。撞击几乎摧毁了整个星球,地表几乎被完全破坏,整个星球彻底地沦为废墟,幸存的人口不到原来的百万分之一。

尽管科学家们早在灾难发生前的二十年就预测到了这次的危机,但却无力阻止。

为了不使人类文明断绝,各国领袖连袂发起了一项代号为“重生计划”的秘密行动。全球各个领域的顶尖科学家、天赋异禀的儿童都被各自国家秘密召集起来,作为灾后的建设火种。

各国连手用了十年的时间在地下深处打造了重生科学研究院,作为灾后的庇护所。所有的科学家都在研究院研究如何在灾后延续人类的文明。

我叫蓝海,今年25岁,在重生科学研究院工作。

距离旷世灾难已经过去了35年。

我是在灾后的第十年出生的,我的父母都是重生科学研究院的科学家,可是在我四岁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成了孤儿。

幸运的是,研究所的院长应启东不忍,收养了我。

应院长并没有将我带到他的住所,我仍然住在我父母留给我的房间里。只不过从此我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叫方辰栋的人,他是院长的助理。

院长繁忙,不可能照顾我一个小孩,为数不多的几次见到院长,都是他在翻看寻找我父亲留下的研究数据、日记笔记等。所以此后我的记忆中,见到更多的是这个叫方辰栋的人。说实话,我很讨厌他,因为他看起来十分的木讷呆板,而且几乎从不说话,看起来照顾我对他来说是一件令他很痛苦的事,我的童年因此也十分沉闷。

在研究院中,每个科学家的目标就是重建人类文明,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童年不存在任何的游戏,每天都和各种课程、数字、计算打交道。以致在此后的二十多年中,学习成了我每天唯一所能做的事,而这个令人讨厌的方辰栋也总是监督着我完成各种课程。我感到很累。

除了学习之外,我唯一的乐趣就是翻看父亲留下的日记。日记很有趣,父亲在日记中记录了灾难发生之前的那个美丽世界,自由蔚蓝的天空、高楼林立的都市,异样纷呈的灿烂文明……这一切使我对灾难之前的世界深深向往,并对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深恶痛疾,我痛恨自己出生在灾难后。

我开始变得悲观,痛恨这个世界,并且在相当的一段时间,我深陷入这样的情绪中。

我的异常引起了应院长的注意,他将我叫到他的住所。

我面对着这个人,微微有些紧张。研究院中的每个人都很敬畏他,他是重生计划的发起人之一,平时几乎见不到他,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做着秘密研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样子。

“蓝海,我听辰栋说你的心情很不好。”院长背对着我开口。

我看着面前立着的背影,深吸一口气,低头说道:“院长,我们到底该怎么办,重生科学研究院也成立了这么多年,除了每天寻找外面世界留下的文明痕迹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讨厌这个只剩下研究院的世界,我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重建人类文明!”说道最后,我近乎是在痛苦地哀嚎。

院长没有说话,背对着我,一直沉默着。

良久之后,一声叹息轻轻响起,院长缓缓地转过身来,用他深不可测的眼睛看着我,缓缓说着:“蓝海啊,我也曾经和你一样痛苦,你是幸运的,出生在灾后,没有经历那场可怕的天灾,尽管研究院在灾前就成立了,但真正当天灾发生时,我看着世界毁灭,绝望也怀疑,怀疑我们是否能有勇气在灾后活着并且担负起重建人类文明的责任。最后还是你的父亲鼓励了我,坚定了我们的信念。”说到这里,应院长的眼神突然变得眼神摄人起来。

“你的父亲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他发现了文明魔方,着实令我们不敢相信也着实鼓舞了我们!”

“文明魔方?”

“是的,我今天就告诉你文明魔方的秘密!你应该看过你父亲的日记,他应该在其中提到过!”

我仔细回想着,发现日记中确实模糊地提到过文明魔方,但那是属于父亲灾后研究的一部分了,我只对灾前的世界感兴趣,因此并没有太在意,现在听院长的话,这似乎是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文明魔法具有演化人类文明的能力,真实太不可思议了!”院长难掩他的激动。

“什么?”

“灾后的第十年,你的父亲、我以及其他一些科学家组成一支队伍一路追寻文明遗迹,最终在大西洋裸露的海床上有了不可思议的发现!”

我静静地听着应院长陈述,内心却掀起惊涛骇浪。

“所有人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无所不在的尘埃包裹着我们,近在咫尺的队友只能靠灯光信号通讯,我们走在裸露出的海床上,目光所及全是灰蒙蒙一片,充满死寂。我们也早已习惯,自从灾难发生以来,我们就从未见过除此之外的景色,但我们还是在不断寻找,因为我们的未知使我们有理由不接受绝望。”

“过了很久,我们走入了一个海底盆地。蓝光!我们看到了,一束妖异的蓝光从浓重的灰雾中透射出来。我们感到惊奇,预感到这将是灾后一个极其重大的发现。我们翻下盆地,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巨大的淡蓝球壳扣在盆地的中央,像是一个透明的屏障。于此同时,我们的仪器指示此地有微弱的生命迹象。我们高兴地几乎发疯,整整十年的探索终于有了一丝曙光,我们怀疑屏障内有灾后幸存下来的生命,所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穿过屏障。奇怪的是,屏障阻挡了所有人而唯独只有你父亲例外。我们不解的同时也难掩激动,只能在屏障外焦急地等待你的父亲出来。在外面整整等了近十个小时之后,你父亲出来了,我们看到了一个神奇的魔方凭空地悬浮在你父亲的手里,散发着幽幽的蓝光。更奇特的是,魔方的表面像是流水一样,不断地流动变换,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我们都很激动,也许正是这个魔方的存在,周边才得以有一些生命迹象保留下来,如果好好研究,也许能有一些收获。”

“我们迅速地返回了研究院,研究了那个魔方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最后的发现令人欣喜,这个神奇的魔方在一定条件下竟然能够随意推演并且真正地演化出整个文明的历程!我们称神奇的它为文明魔方!”

我听得目瞪口呆,这着实超出了人类的科学认知,我可以想象得到,整个唯物主义世界观都将被颠覆,也许真的存在着……神明!我震惊之余努力消化着这庞大的信息,并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25年前就发现了文明魔方,那为什么直到现在重生科学研究院依然存在?而且,你所说的一定条件一定非常苛刻吧,是否因为这个条件才使得你们一直无法完成计划?”

“重生科学研究院存在是有原因的,以后你会知道,而文明魔方只有你的父亲才能接近,我们别说研究了,根本无法接触,这神奇诡异的魔方使得我们不敢动用它的任何力量。”

“为什么?”我感到愕然。

“说不准,很奇怪,也许是因为你父亲才是第一个发现者,抑或是受灾后异常的宇宙射线影响,你的父亲基因组的排序发生了某些程度上的改变;或是你父亲本身就与那魔方有关。”

“我父亲本身与魔方有关?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文明魔方的功能,我们有理由相信魔方在长达四十多亿年的地球历史中不止一次地演化出了高度成熟的文明,而每次新诞生的文明都像我们这次的文明一样,被一场特大天灾所毁灭,之后文明魔方又将重新显现演化新的文明。你还记得我说是在哪里发现的魔方吗?”

“按照你所说,是灾难发生前为一片汪洋的大西洋。”

“是的,你不知道有关大西洋的传说。其实在我们过去的文明中,曾经有过许多关于一个神秘文明的传说,有不少记载称在大西洋的海底有着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亚特兰蒂斯,又被我们称为失落的文明。现在想来,那些记载很有可能为真。亚特兰蒂斯可能正是由文明魔方演化出并最终毁灭的一个文明!因为文明的发展方向是迥然不同的,甚至不同的文明甚至有着完全不同的生命类型,在我们看来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也许正是另外的文明正常的发展,以我们的思维无法对一个完全不同的文明做出任何猜测,所以我们仅仅能猜测的,就是你的父亲,很有可能与失落的大西洲——亚特兰蒂斯有着莫大的关系。”

我浑身一震,血液在这一瞬间仿似凝固了,我从未想过我那四岁之后就神秘消失的父亲竟然有着天大的秘密。我的父亲到底是如何消失的?我几乎从未在院里听闻过有关父亲的任何消息,这又是为什么?我通体冰凉,这其中也许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迷雾。

“我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我直接问出了这个问题。

“唉”应启东长长叹了口气,“你父亲是突然消失的,谁也不知道,就像蒸发了一样,同样消失的,还有文明魔方,一起都不见了。”

没有得到父亲的准确信息,我既开心又担忧,原来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那么他很有可能还在世上,我还有机会寻到,只是文明魔方却随父亲一起消失了,怪不得这些年研究院的工作一直没有进展,而我的父亲却是与魔方一同消失的,他到底与这个魔方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我突然产生急切地想找到父亲和魔方的念头。

“院长,这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过文明魔方了吗?”

“没有了,我们在之后的二十几年派出了大量的人员,几乎搜遍了整个大西洋,也寻不到任何痕迹。”

我皱了皱眉,沉思片刻,告别了应启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翻开那本父亲留下的日记,想寻到些蛛丝马迹。

2025年8月28日

我感觉这将是一次完全的重生,魔方能帮助我们做到,可是,我们要万分的小心……

2025年9月3日

魔方的力量被一定程度的掌握了,可是我们要做的推演太多了,我们不敢随意。

2025年9月5日

不能动它,这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

合上日记,我思考着有关日记和院长的说辞。今天的院长虽说告诉了我文明魔方的秘密,但他也不是毫无保留的,很多诸如我父亲的问题,他都没有正面说明,只是模糊地翻了过去,难道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很明显院长透露出希望我能出发寻找文明魔方的意思,可他又为什么偏偏等到魔方消失了二十多年,直到我25岁才告诉我这件事情?是在特意等待着我吗,还是说有院长什么不得不先于寻到文明魔方执行的计划?而父亲在日记中所说的完全重生、无尽推演、潘多拉魔盒有意味着什么?是父亲带走了魔方吗?我意识到这其中有着巨大的隐情,而现在的我几乎什么信息也没有,无从推测一切。

文明魔方!我意识到,也许我必须先找到它,才能凭此寻到有关父亲的信息。

我再次找到了应启东。

“院长,让我去吧,我想找回父亲和魔方。”

应启东眨了一下眼,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我的请求。

我转身离去,走出了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研究所,踏上寻找文明魔方的征程。

我还是选择前往大西洋,院长告诉我的故事里,大西洋曾有失落的文明。

我拒绝了其他人,独自出发。出发前,我已经将研究院里所有有关大西洋的书籍甚至各种传说故事集都带上了,父亲也许与消失的大西洲文明有关,这使我很不平静,又联想到院长那迷雾层层的一番话,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他所说的亚特兰蒂斯。

因为灾后的交通工具很有限,所以即使研究院里有全世界最后的工程师、设计师,但限于材料,却没有便捷的工具,我能使用就只剩下一个热气球了。我点起火,气球慢慢地升了起来……

而在我出发寻找魔方的同时,研究所的应启东也在进行着他的工作。

“方辰栋,我们能用的火箭还剩下多少?”

“应院长,剩余还能使用的火箭大概还有3支左右。”

“3支啊,我记得我们已经发射了24支了吧,按计算来说,再有最后1支火箭应该就能推动了,你要尽快做好准备,剩下的最后1支火箭我想不久就能发射了。”

“是,院长,一切都等待你的命令。”

“很快了,很快了,重生计划就要开始了。”应启东登上了观星台,转身久久地凝望着东南方夜空大三角的某一块区域。

寒风中,应启东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内心的激动……

……

我降落在了大西洋中部海底上,海水已经蒸发全无了,裸露的海床是各种千奇百怪的地形,远比陆地上更加诡怪,有深达数百米,长十几公里的巨大峡谷;也有突然断裂深不可测的深渊。灾后一切生命都被消灭了,连微生物几乎都没有生存下来,大多数的生物尸体都在灾难发生刹那汽化全无,剩下少部分不能腐烂的尸体就在海底堆积得到处都是。

越过一处高地,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定位系统显示这已是深处大西洋海底中心地带。就在我缓缓走向一处海底盆地时,我身上的一件物品却有了异样。一块蓝色的晶体挂坠,正一闪一闪地发出幽蓝的光。这挂坠是父母遗留给我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二十年来我一直随身佩戴,平时也未见有任何异样,怎么此时却如此奇特?心中隐隐有了某些猜测,我继续向东走去,发现那光芒竟有所增强,我预感到也许将会有令人惊喜的发现。

借助光芒的强弱变化,我最终站在了一块造型奇特的海底岩石上,挂坠此刻放射出的光变得无比耀眼,几乎覆盖了整个盆地。更神奇的是,那奇特的挂坠竟然在此刻脱离了我的手掌,凭空漂浮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巨大的震动,整个地面瞬间晃动起来。

“刷——”

一个精美的蓝色魔方瞬间冲出地表,不过巴掌大小,同样悬浮在半空中,和挂坠保持着相同高度,同样发出幽蓝深邃的光。

我瞪大了眼睛,没有意料地寻了许久的文明魔方竟在此时突然出现。

看到魔方的第一眼,我就不禁感叹,这魔方实在神奇!它的表面瞬息万变,每一秒钟都变换着不同的组合,蓝色表面上分布着的状若星辰的白色光点以极快的速度无规则地移动着,魔方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分解,同时又好似在不断重组,肉眼竟捕捉不到魔方在某一时刻的确定形态,着实是不可思议,这宇宙中竟然有如此奇特完美的存在。

我强忍住心头的震惊,试向前走去。出乎意料的,很容易地,魔方就被取到了手中。与其说是我取,不如说是魔方被吸引了过来。是的,吸引,因为我无论如何始终不能触碰到它本身,但魔方却能一直悬浮在我的手掌正上方。我拿出准备好的盒子,刚一打开,魔方的蓝光慢慢地减弱下去,变成了一个通体银色的精密方块,直直地从半空落在盒子上。此时我已经能够掌控它,可我翻来覆去的摸索,却始终不能研究出分毫,挂坠此刻也归于平常,不再发光。

取到了魔方,任务算是完成,可我并没有立刻返回,我在试图寻找大西洲文明以及有关父亲的线索。遗憾地,在走遍了整个盆地,甚至从魔方冲出的地方向下挖了许久后,我一无所获。自从魔方归于平静那刻起,这里的整个地貌恢复了原样,再也找不出半点奇特之处。

大西洲文明也许注定永远也只是一个被遗忘的文明了,今天若不是那奇特的挂坠,恐怕就是走遍整个大西洋底也找不到文明魔方,难怪搜寻队努力了二十多年却一无所获。这挂坠到底有着怎样的来历,与魔方有着什么我不知道的联系呢?谜团越来越多了,我皱了皱眉,感到一阵心烦意乱。现在我只希望带着魔方快点返回,找院长问个清楚。

十天后,我乘着热气球回到了研究院。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应院长我取得了文明魔方,而是迫不及待地回到我原来的住所,重新翻开了我父亲留下的日记。父亲是文明魔方的第一发现者,以前我并不知道有关文明魔方的事,所以很多有关父亲工作的日记我并没有太过注意,而现在我意识到了,父亲的日记里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仔仔细细地翻看了一个下午,许是某种未知的原因,日记里有关父亲工作的内容写的晦涩含蓄,无法由此得出什么信息。可正因为此,我敏锐地意识到父亲绝对不是为了记日记才写的这些内容,因为这根本就不像是日记,写的如此含蓄正是因为有什么极大的秘密却由于某种原因不能直白。

这边寻求无果,我暂时放下了日记。突然,福至心灵地,我拿出魔方放在桌上,同时解下挂坠,置于魔方顶面,静静期待着。

魔方果然有所变化,在我放上挂坠的一瞬,魔方从静置的银白色变得发出蓝光且不断变化,缓缓地漂浮了起来。同时,挂坠射出一道耀眼的蓝光,照射在墙上。最令我没有想到了是,照射在墙上的蓝光竟投影出了一组画面!那是一个模糊的人影……那是……

“天呐,竟然是父亲!”我失声叫了出来。

墙上投影着的那个模糊人影,正是我二十多年未曾见过的父亲。

“蓝海,你能看到这段影像,说明你已经取到文明魔方了。”

“父亲!”我难掩激动,怔怔的望着墙上的人影。

“重生计划需要你,只有你才能使用魔方。你要好好使用它,完成我们的计划。”说完父亲消失了,挂坠叮的一声落在桌上,魔方也恢复原样。

“父亲,你在哪里啊?”可惜这只是一段影像,并没有思感,无法回答我的问题。我想了想,带上了魔方,出门寻到了应院长。

“院长,我已寻到了文明魔方,我想重生计划也可以开始了吧,可是我到底该如何使用这个魔方呢?”

“等着一天很久了,果然只有你能寻到文明魔方,重生计划终于可以展开了”院长显得很激动,“你先将魔方交给辰栋,我们需要收集一些参数,你先进里面的休息舱休息一下吧,到时候我们还需要你。”

“院长,我想知道关于我父亲的事。”

“等你醒来我会告诉你的,我也必须要告诉你。”

“这,好吧。”

我也确实累了,转头进了休息室的休息舱,关上舱门便睡了过去。

十个小时后,我醒了过来,走到实验室,发现几乎研究院的所有工作人员都集合在了一起,忙得不可开交。

“院长。”

“蓝海,你过来。重生计划就将要展开,你是最关键的一环,魔方只有你才能使用。”

父亲也说过类似的话。

“蓝海,你和你父亲不是普通的人类啊。”

“什么?”我几乎跳起来,听院长的意思,我难道是个外星人?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亚特兰蒂斯文明吧。其实你父亲就是那海底文明消亡后的后裔。”

“这怎么可能,消失无数年的古老文明怎么可能有后裔延续到今天?”

“在你父亲第一次发现魔方后,我们之后又在大西洋海脊上发现了记载着亚特兰蒂斯文明的石碑。我们破译了上面的刻图和文字,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文明魔方时海底文明的圣物,借由它亚特兰蒂斯人开创了一个难以想象的辉煌文明,他们高度发达,极度繁盛,可最后也被一场特大天灾所毁,不过同样的,我猜想,应该仍有一部分人幸存了下来。我们继续破译,发现亚特兰蒂斯有将罪犯逐出海底,流放陆地的行为。也许那最初被流放的一部分海地人发生了某些变异,不曾死去,反而在陆地上幸存了下来。天灾来了,海底的亚特兰蒂斯人全都灭亡了,而陆地上的却反而幸存了下来,但他们也在漫长的岁月变迁中忘记了自己的历史,变得和生活在陆地上的人毫无区别。文明魔方时亚特兰蒂斯的圣物,只有亚特兰蒂斯人才能使用,而你的父亲却能够寻到他并使用,所以我们认为你父亲就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后裔。”

院长这一番信息量巨大的话使我一时回不过神来,我甚至觉得他在说一个科幻故事给我听,但我想到我亲眼所见的魔方的种种神异,不由地相信了。

“等等,你说父亲曾经使用过魔方,那为什么世界还是这个废墟的世界?”我突然意识到应院长话里的漏洞。

“我没说错,你的父亲在寻到魔方后,我们也认为重生计划就将开启,重建人类文明将要完成。可是,魔方实在太过神异,它能够随意演化任何时期的文明,无论是原始人还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未来文明,魔方都可以做到,这实在是可怕至极。就因为这,我与你的父亲发生了分歧,我想演绎到我们毁灭之前的文化,不愿随意改变,而你的父亲则很激进地想要直接演化未来文明,大跨度地向前发展,我反驳了你的父亲,因为我总觉得这样做会出现许多的不可控因素,很难说会不会导致我们文明再次灭亡。我们的意见最终没有统一到一起,导致重生计划一直被搁置。”

“那,父亲他又怎么消失的呢?”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的父亲是突然之间消失的,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消失的,去了哪里,只留下了你,而重生计划也因此搁置到现在。”

我沉默不语。

“好了,你的疑惑暂时解决了,我现在告诉你怎么使用魔方,之后将正式启动重生计划!”

“把你的挂坠拿出来。”

我把挂坠交到了院长手上。

“这是跟魔方同源的物质,算是一把钥匙,通过它才能激活文明魔方。而想要操控魔方,却需要你在一种特别的状态下。”院长把挂坠置于魔方之上,魔方果然被激活,再次发出蓝光,悬于空中。

“这特别的状态指的是什么?”

“其实一切的方法都存储在你的潜意识里,而你本身却无法知晓,无法操控,特别的状态就是让你的意识被蒙蔽,只剩下你的潜意识活动,活跃起来的潜意识会引导激活的文明魔方释放它的力量,实现一切。而你需要在意识被蒙蔽之前存有‘演化文明至灾难发生前’这一念头即可。”

“这么诡异?”我有点不敢相信。

“不同的文明可能有完全不同的发展趋向,有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也算正常。”应院长顿了一下,显得很激动,“准备好了我们就可以开始了,你躺入舱中,不久就会暂时失去意识,你要把握好。”

一想到重生计划将要真正完成,可以彻底摆脱这个废墟的世界,见识到只在父亲日记里描述过的文明世界,我也变得十分激动起来,更何况我还将是这个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

花了一段时间镇定下来后,我强迫着给自己催眠,脑中仅存的只是一条意念而已,我躺进了舱中。

……

外面,应启东马上叫来了方辰栋:“之前准备好的程序都测试完成了吗?机会只有一次千万不能出错。时间都必须确定准确;此外已经发射的25支火箭要确保仍在掌控,所有环节缺一不可。程序最后确认之后马上植入,重生计划要开始了!”

“是的,院长。”方辰栋快速离开。

……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有壮阔的山脉、宽广的大海,有着此起彼伏的高楼,天空中飞舞着各种飞行器,东方矗立着一座极高的塔,一直向外延伸到太空,天空中悬浮着两颗巨大的球体,和月亮一般大小,好像是由钢铁造成的,重生研究院消失了,地球上出现了一个统一的人类帝国,有一个人自称文明皇帝,统帅帝国……

“离蓝海苏醒还有七分钟,现在开始启动火箭!”应启东喊道。

方辰栋按下了手里的按钮,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不一会,西方的天空上出现一个细不可查的白点,并且渐渐变大,在不断地靠近地球。

“嗤——”舱门打开了,我突然失去了平衡,砰地一声跌落了下来。顾不上站起来,我睁开眼睛后立刻环顾四周,找到应启东,问道,“应院长,现在怎么样了,重生计划成功了吗?外面的世界是否恢复到了灾难前的时候?”我边说边爬起来,这才感到地面湿湿的,被泼了一大滩绿色液体,地面上还歪七倒八地躺着很多破碎的仪器以及一地的玻璃渣。这是怎么回事?

我正疑惑着,应院长一把拉住我,飞奔把我带至院外,站在一个山坡上。

“看啊,多么美丽的景色,多么瑰丽的建设,多么灿烂的文明啊。”

我瞬间忘记了对院长的奇怪举动的愤怒,张大嘴巴痴痴地看着这个“全新”的世界:天呐!这就是灾前的世界吗,壮阔的山脉、宽广的大海,有着此起彼伏的高楼,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深深地迷恋上了这个新世界。

突然,我眉头一皱,转头问向应启东:“我之前沉睡时做了一个梦,里面的景象跟现在很像,只是在我的梦中,天空中有各种飞行器而不是空无一物,还有一座直达天际的高塔,还有一个皇帝……”

“是的!”应启东迅猛地打断了我的话,转过头来,望着我的眼睛,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满满充斥着的都是疯狂,“没有错!那才是最完美的世界,多么美丽,多么规则,多么圆满,而我就是那皇帝,掌控着一切。那个你梦中的世界!”

“到底怎么回事?”我看着应启东的眼神,一股令人绝望的惧意瞬间升腾而起,一刹那背后被冷汗全部浸湿,瞬间产生的极大恐惧感使我不由自主地跳开,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哈哈,辰栋!你来,把所有一切都告诉他!”

方辰栋走了过来,带着一抹令人深深讨厌的玩味笑容看着我,说:“蓝海啊,如果我告诉你灾难从来没有发生过,你会如何?”

“什,什么?!”我完全地呆住了。

“不仅灾难从未发生过,而且,你,也从来没有活过!你过去的人生不过是我们提前编好输入你大脑的程序而已,二十几年来,你其实一直生活在一个密封的玻璃容器里,可怜人!”

我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血液,从不敢相信到呆呆站立到歇斯底里,我不甘地抬起头怒吼道:“我不信!父亲呢?父亲呢?你们怎么解释父亲?”

“呵呵,你的父亲确是真实的。我们发现亚特兰蒂斯遗迹和文明魔方后,寻到了你的父亲,让他配合我们的计划,可谁知他竟然宁愿身死也拒绝配合我们。他死了后,文明魔方就无法动用了,万幸最后发现了刚出生的你,真是天意,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这个局就已经开始了,直到最后利用你成功再次启动文明魔方为止。不过也许你们这一族真的有奇特之处,我们编造的程序记忆本是没有你的父亲这个角色的,可你的父亲竟然还是出现在了你的记忆中还带有他的部分意志,所有才有了那本日记。这虽然棘手,不过还好没有不受控制。”

“好了!文明魔方已经激活,再有五分钟,火箭推送的陨石将会撞击地球,彻底毁去这个文明,我躲在研究院可以免过伤害,之后文明魔方将会开始演化出那个完美的文明,我将再度出现,掌控这个文明,重生计划将彻底成功!”应院长语速越来越快,激动亢奋到极点。

狂轰滥炸的一番话已使此时的我失掉了所有的魂,不会思考不会动弹不能言语,像坨烂泥,像只死狗般伏倒在应启东脚边,而他连冷冷地瞥我一眼都没有。

我跪在地上望着天空,在我睁大的绝望的眼睛里,一颗燃烧的陨石正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