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SF历史-俪文杯作品-我的电子脑被人入侵了

“零零一,你起来回答问题,987654321开12次方等于多少。”

“1.3821039324”

“你坐下吧,上课认真点,别老是把后脑勺里的芯片抽出来玩。”

我叫零零一,额……其实准确的说,这是我头上这颗电子脑的编号,至于我本来的名字,我不知道,关于我的亲人朋友,芯片里也都没有任何数据。关于我?我来找找。哦!找到了!只有一篇很久前的新闻报道:2018年4月4日,一名高中男生在穿越马路时遭遇货车碾压,头骨碎裂,脑容物大量外流,当场死亡。其家人悲痛欲绝,最后将遗体捐给了医院,随后被一位神秘科学家买走,并进行了…….啊!头好痛!不行,后面数据没有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篇报道为什么会存在芯片里,这颗电子脑是博士给的,芯片里的所有数据都是他植入的。他让我在学校和正常学生一样上课,可学校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我颅骨里的这颗可是最强大脑里的最强大脑,说什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能是看不起我,我上可知十亿光年外一颗乒乓球大小的陨石里含有的元素,下可知每一条江河里浮游生物身上携带的细菌数量,我觉得博士可能是想让我学会和他们一样正常吃饭睡觉,尽管我并不需要。

周一的早上,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到了教室,然后就开始发呆,其实准确的说是在杀毒,给电子脑做全面检查,检查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头晕目眩,感觉一连串的绿色数字在脑子里翻滚,穿梭,难道我昨晚没睡好?不对,我不睡觉的啊,难道是老是玩芯片,把芯片弄脏了,卡了?我集中精力,努力把那串绿色数字提取出来,眉头越来越紧,处理器离那串数字越来越近,好像可以看到了,是….是几行方程式…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方程式?脑袋越来越热,CPU好像超负载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完全不省人事。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博士的实验室,博士把芯片重新插进我的后脑勺。“你怎么回事,你的电子脑完全死机了,要不是我这边有警报,再发热下去就要爆炸了!”博士一脸惊魂未定的看着我。

“我…我不知道,我想抓到那串方程…就快看到了…”

“什么?什么方程?”

“就差一点,我没看到,我…博士..我的电子脑好像被入侵了…”我支支吾吾的,还没有从刚才那头疼欲裂的感觉里缓过来。

“不可能啊,我刚给芯片全面扫描过,没有发现木马啊,会不会是CPU工作太久了,以后晚上我这边就把你的电子脑关机吧,你也和其他人一样‘睡觉’。”

我从实验室走了出来,没有再多想电子脑被入侵的事,我也相信这只是硬件的问题。只身一人走在大街上,双手插进裤兜,球鞋踢着遍地枯黄的枫叶,漫无目的的踱步着,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女人推着一个小车,里面安静的躺着她的孩子,女人边走边说,好像在给她的孩子介绍这个秋天的世界。恍惚间一个问题像箭矢一样刺穿了我的眼球,投射在了空气里,我愣在了原地……“我的母亲在哪?”我对着空气僵硬的念了出来。这么久以来,我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自己就是博士的一个科研成果,一个试验品,可是每次当我面对身边的人时候,我和他们有着一样清澈的双眼,一样高挺的鼻梁,我在想我和他们,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么我的亲人呢?

那串诡异的绿色数字又出现了,我立刻闭上眼,努力保持镇静,让搜索器去捕捉,每当搜索器捕捉到一个字母或数字,我就用枯枝划在地上,渐渐的,好像什么东西要浮出了水面,就差一点,它又消失了。我睁开了眼,看着地上的几行式子,我的电子脑迅速做出反应,这是…一个平面方程。

还没来的及对这个方程做出处理,我感到颈椎后面一阵刺骨的凉意,我慢慢回过头来,一个女人含着朦胧的泪眼望着我,又快步走开了。我彻底呆在了原地,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离开的方向,她含在眼眶里的眼泪,似乎沾湿了我的芯片板,在那个瞬间,我短路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再去学校,我决定解开这个方程式。不过这个方程式比我想象的要难得多,尽管我的电子脑里存了从古至今所有数学家的研究成果,可仍然找不到这个方程的解法,我甚至觉得,这些字母和数字都是瞎写的,根本就没有解!我开始坚信是哪个黑客在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的电子脑一定是被入侵了,可是,她入侵我的电子脑到底要干嘛!我开始有点愤怒了,决定去找博士要个真相。

在去研究室的路上,一面墙上巨大的涂鸦刺进我的眼睛,我突然醒悟了一般,“这些方程根本没有解!它们…只是平面图像!”我启动了电子脑里的计算机系统,将每一行的方程都画在同一个坐标系里,随着一条条曲线被勾勒出来,似乎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我定睛一看,那似乎是…一张人脸。

我疯了似的狂奔到研究室,博士那里也早早的收到了这幅图像,我几乎喊了出来:“她是谁?”

“你母亲。”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