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国的狙击-跑团记录

时间:11月21日

举办单位: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

类型:COC跑团记录

简介:COC全名“克苏鲁的呼唤”,是一种跑团类型。跑团全称多人角色扮演桌游,简称TRPG,是一种以预先准备的剧本(模组)和玩家人物卡为前提,由主持人带领下通过掷骰决定随机事件、通过文字表达来进行游戏的桌游形式,可以在线上进行。

模组:《来自天国的狙击》

幻协原创模组:否

参与玩家:径廷(南区)、老闲鱼(南区)、极圈(新区)、Master(新区)、无空(新区)、黑夜行(新区)

参与KP:叹川(南区)、寂风(新区)

备注:

  • 1玩家与KP名称均为代称。(备注:径廷为本名)
  • 2本跑团记录为南区与新区共同贡献,风格有所不同。
  • 3以“-”开头的序号表示的篇章为南区游戏部分、以“+”则为新区游戏部分。
  • 4本次跑团为新区与南区联合举办,通过KP之间的合作,实现两个校区两队玩家所扮演的两个时空的两队角色同时进行游戏并配合行动。

正文

-1.

1918年3月13日上午10点,美国麻省索拉德尼,调查员被好友,著名的慈善家埃尔夫万邀请参加他赞助的摩天楼剪彩。在主厅的庆祝典礼上,衣着讲究的绅士淑女觥筹交错。埃尔夫万热情地接待调查员,他是一位略微发福的中年男性,原本只是个当地的报社记者,在两年前眼光无比准确地投资了不少项目而近乎一夜暴富。在成为富豪后,他积极行善,也因此结识了调查员们。在简略向调查员介绍这栋摩天楼后,他就独自前往主席台演讲。一阵枪响伴随着破空的尖啸,埃尔夫万直接倒在主席台上,典礼上的人群爆发出尖叫而陷入混乱中。这时候,冷静下来的调查员可以注意到,主厅的玻璃窗并没有破裂,而枪声似乎来自于很远的地方。调查员凝望着尸体,感到十分诧异,希望能调查一下尸体有没有什么异常现象。

(调查员径廷要求对尸体进行检测)

(叹川的San Check:

1D100=31/60 成功

径廷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59点)

径廷亮出了自己的调查员证明,直接前往主席台调查埃尔夫万,发现他的脑门有一个小洞,在另一侧出弹口头盖骨直接被轰飞了差不多1/4,鲜血和脑浆直接喷溅出来。

(径廷对尸体进行了侦察)

(叹川掷骰 侦查80: D100=4)

经过简单的观察之后,径廷发现了伤口部位非常淡的蓝色脓液。他边思考着这种蓝色脓液到底是什么,一边把死者的尸体翻了过来,突然,死者的怀表掉在了地上,怀表还不断地渗出蓝色脓液。径廷环顾四周,除了极个别好奇的人们还在远处观望,其他的人都已经逃离了现场,去往了楼下,而警察还在来的路上,他决定把这个怀表偷偷带走。

(径廷使用了“妙手”技能)

(叹川掷骰 妙手80: D100=7)

(径廷成功地拿到了怀表)

+1.

2018年3月13日上午10点,美国麻省索拉德尼,调查员被一栋百年的老式摩天楼吸引而来参观。在主厅,导游热情地跟调查员介绍这栋楼的悠久历史。

“在一百年前,这里发生了一件至今都十分有名的案件。一百年前的今天,赞助建立这里的慈善家埃尔夫万先生在剪彩典礼被不明的枪击狙击身亡。与会嘉宾没有携带武器,而且主厅的玻璃没有被枪击的破碎的痕迹,这种奇怪的枪击在当时发生了六起。警方最后的调查无果,把这个连续枪击案称作“来自天国的狙击”而草草结案。”

Kp:这栋大楼一看就已经废旧了很久,还有着些桌椅摆放着,已经布满灰尘,角落里也已经结上了明显的蛛网。

Kp:接下来要做什么?

Master:当初埃尔夫万建这里是为了什么?

导游: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一些贫民和流浪汉提供一些帮助和食宿。但是在案件发生之后,这里就一直处于废弃状态,因为没人愿意接受这样一个地方。

Kp:就在你们正向导游询问这里的情况时,传来了一声巨大枪响,主厅的玻璃被冲击击碎。

Kp:D Master敏捷80=18

D 极圈敏捷30=22

D 无空敏捷70=23

D 黑夜行敏捷75=44

Kp:你们所有人都敏捷的躲过了危险,没有人受伤。你们在现场没有找到子弹,警察很快就赶来把你们带走了。

-2.

警察接到报警后会迅速赶来控制现场,经过封锁现场的盘查,与会嘉宾没有任何人持有枪械武器。径廷默默的离开了现场,没有惊动警察。

(径廷回合结束)

(老闲鱼回合)

被一波惊慌失措的嘉宾推下楼的调查员老闲鱼见到了警察,在与老闲鱼简单的交谈后,警察们便转向其他人问询。老闲鱼希望在他们的交谈和回答中得到一些情报。

(老闲鱼进行了一次聆听)

(叹川掷骰 聆听50: D100=81)

老闲鱼听到了警察叽叽喳喳的声音,但是由于在场有惊慌失措的人们,老闲鱼并未听到任何有效信息。

(老闲鱼过掉了此回合)

被简短询问一些相关问题和做了笔录后,调查员老闲鱼被放回自己家中。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下午4点,他回到家中,刚想和径廷发几句牢骚,好好放松自己今天紧绷的心情。一阵遥远而又模糊的枪声响起,调查员径廷心中感到一丝丝空荡荡的空虚,低下头,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胸前出现了一个无痛的小洞,蓝色的脓液缓缓从伤口内溢出,家中的窗户玻璃完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就像有一个人拿着枪走到调查员身前朝他开了一枪又缓步离开一样。

“又是这样的情况吗?”径廷瞬间冷静下来,常年在尸体中行走,径廷也经常想象着自己变成尸体的情景,所以径廷的心态早已端平。所幸,自己并无大碍。而一旁的老闲鱼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所以径廷也就不想把老闲鱼的san值降低了。思索一番,径廷决定明天去警察局寻求帮助,又吩咐老闲鱼到市区里逛逛,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径廷来到了警察局,希望能在此寻求帮助。他找到一位警察,希望劝服他与他交流一些线索。

(径廷使用了“说服”技能)

(叹川掷骰 说服 80: D100=1)

(大成功)

+2.

Kp:你们在警察局做完了笔录和口供。出来时看到了一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她手中拿着一款像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仿古照相机。

艾伯温:你们好。我叫简·艾伯温,是这里的记者。我听说你们遭遇了和一百年前“来自天国的狙击”非常相似的案子?我一直对这个百年前的案子非常感兴趣,并在进行调查。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和我一起调查这个案子吗?

Master:你们怎么看?

无空:这不就明显是主线剧情吗?答应她呗。

极圈:那就答应吧。

艾伯温:你们愿意和我一起调查这个案子吗?太好了!

黑夜行:你现在手上有掌握什么消息吗?

艾伯温:据我所知,在同一时间,索拉德尼连续发生了七次枪击声报告。警方在前六次枪击声报告现场没有任何发现,但在第七次枪击声现场发现了一颗7.62mm步枪子弹。而且其中有一次枪击报告的地点是发生在当地的一栋写字楼。

Master:一百年前就有写字楼了吗?

艾伯温:那里原本不是写字楼,在一百年前的时候是一座教堂。如果你们感兴趣,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Kp:艾伯温顿了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艾伯温:对不起,都忘了你们才刚从警察局里出来。要不要先去吃顿饭?

无空:我们手上现在有多少钱?

Kp:你有0.5美金,master有100,黑夜行10,极圈有400

无空:我不是会计吗?怎么这么穷。

Kp:我也不知道啊。你这个卡不是我车的()

无空:行吧行吧。不过这我们也吃不起饭啊。

艾伯温:嗯,为了感谢你们愿意帮助我,这顿饭我请。

Kp:你们和艾伯温一起来到了索拉德尼有名的美食街,你们可以选择自己要吃些什么。吃东西有buff哦。

Master:我要吃牛排意面。

无空:随便什么小吃之类的吧。

极圈:那我跟着一起吃牛排意面吧。

黑夜行:我要吃黑松茸披萨。

Kp:你们饱餐一顿,所有人力量+5。

Kp:你们现在吃完饭了,接下来要去哪?

Master:刚才那个记者说的是什么地方来着?

Kp:写字楼。

Master:那就去写字楼吧。

极圈:好。

Kp:你们和艾伯温一起来到了写字楼,这里位于城市的中心,附近看上去十分繁华。

无空:这栋写字楼是属于什么公司企业的?

艾伯温:目前隶属于当地最大的房地产企业。

黑夜行:和那栋大楼属于一家房地产吗?

艾伯温:不是。

Kp:你们现在进入了写字楼,要去前台咨询情况吗?

极圈:好。

极圈:你好,我想询问一些这栋楼的情况。

前台小姐:你们好,请问你想了解些什么?

极圈:听说这栋写字楼之前是一座教堂,你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被改建吗?

前台:这个我并不清楚,十分抱歉。

Kp:D幸运55=17

Kp:就在你们交流时,一名头发已经花白的保安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保安:你们在说之前那座教堂吗?我小时候听过一些。一百年前,这座教堂突然经历了一场大型的火灾,整栋教堂都烧成了废墟。之后就被改建成了这栋写字楼。

极圈:当时有什么人员伤亡吗?

保安:没有,当时所有人都逃了出去。

Master:那知道起火原因吗?

保安:不清楚。不过好像是蜡烛翻落导致的。

Kp:你们想多询问些情报,但保安似乎也就只知道这么多了。

Kp:接下来要怎么做?

Master:要不再找别人打听一下?

黑夜行:都一百年前的事了,我感觉再找也应该得是得找像这个保安一样的老人吧?

无空:能不能找警察去询问之前那个案子的情况?

艾伯温:我曾经尝试过,但是百年前这个案子草草结案,对当地警察而言也算是一种羞辱,所以他们很不愿意透露情报。

极圈:现在是几点?

Kp:下午五点。

无空:要不然咱先回去休息吧?

Master:行。

Kp:所以你们现在要跳过接下来下午和晚上的时间吗?

Master:跳了吧跳了吧。

Kp:你们和艾伯温约好了明天她会来找你们,然后就回到了酒店。

Kp:半夜十二点,你们都陷入了熟睡。

Kp:1D4=2

Kp:Master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在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胸前多了一个小洞,里面有着蓝色的脓液缓缓流出。

Master:我去,我这是中弹了吗?

Kp:你要怎么做?

Master:额……我背着他们,悄悄地去医院。

Kp:好,你现在自己到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医疗,花费40美金。

Master:检查结果怎么样?

Kp:他们检测伤口并没有伤到任何器官,完全从肌肉组织中穿出。而你自己本身却没有任何的疼痛感和不适感。

无空:等会,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们吗?

黑夜行:对啊,你为什么要自己去?

极圈:诶好像是啊,不应该先告诉我们吗?

Master:额,我现在叫上他们还来得及吗?

Kp:当然不行!

Master:那好吧。话说那些蓝色脓液怎么说?

Kp:医生表示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蓝色液体,表示会送去进行检查,如果你想知道结果,可以明天再来。

Master:那我回去找他们吧。

Kp:好的,你回到了旅馆。

Master:咱们到一间房间里住吧?轮流放风。

无空:好。

极圈:同意。

Kp:你们,你们在一间房间里轮流放风,直到天亮都无事发生。

-3.

警察先是漫不经心的低着头看着报纸,听到了径廷的声音后,惊喜的抬起了头,原来警察是径廷的老友,得知径廷是案件目击者后,决定将线索都告知径廷。在同一时间,索拉德尼发生了六次连续枪击事件,受害者均当场毙命,在现场发现六颗7.62mm步枪子弹。

同时警察先生还给径廷看了有六次狙击事件标记点的地图。六次狙击事件以当地的教堂为中心均匀分布在索拉德尼的市区。径廷正在沉思着,突然,他怀中的怀表震颤起来,径廷连忙掏出了怀表查看。怀表中出现了奇怪的场景,表面玻璃上出现了用1918年科技无法解释的一些东西,径廷也叫不出这些东西的名字。径廷坐在警察局的一把椅子上,久久的没有起身……

(径廷回合结束)

(老闲鱼回合)

老闲鱼在市区游荡寻找线索

(叹川掷骰 幸运 75: D100=89)

老闲鱼并未找到什么线索,悻悻的回到了住所。思考片刻后,他决定继续出门查看,他再次出门,碰到了一个街头小混混,小混混试图恐吓他,(叹川掷骰 恐吓85: D100=64)结果被反恐吓,老闲鱼套出了这个城市由来已久的都市传说。

显然,小混混被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老闲鱼吓到了,犹恐不及的告知老闲鱼有一个详细的都市传说保存在当地的图书馆中。小混混看着眼前的老闲鱼陷入了沉思,连忙溜走了。

(二人回到了家中)

二人再次决定分头行动,径廷选择了教堂,老闲鱼选择了图书馆。

(径廷的回合)

来到教堂之后,疲惫的牧师尽力接待了调查员径廷,并尝试回答他的所有问题。

(叹川掷骰 灵感 70: D100=34)

径廷灵机一动,问∶“最近有可疑的人来过教堂吗?”牧师短暂思索后,想起来最近在教堂门口见过一个把全身笼罩在宽大衣袍下的怪人。那名怪人背着一个方长的提琴盒,始终把自己隐藏在角落的阴影里,对牧师的询问也没有任何回应。牧师只是把它当成普通的流浪汉,所以并没有理会或者报警。牧师说:“那家伙前几天还在我们教堂的收容中心过了几夜,而到了天亮,他总是喜欢去教堂顶部的钟楼附近徘徊。”径廷选择前往钟楼,但是径廷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是不可以一个人进入钟楼的,那个流浪汉也只是在钟楼的附近徘徊。

(叹川掷骰 说服 80: D100=37)

径廷说服了牧师陪同自己一起上楼,因为楼梯过于狭窄,无法两人并行,出于尊敬,径廷始终在牧师身后保持半个身位的距离。牧师开门的一瞬间,震颤了一下,随后便倒在了地上,径廷冲出铁门,只看见钟楼上的一个穿着宽大衣袍的人消失了,而他的那件衣袍向内塌陷,拍在了地上。刚才的场景让他不寒而栗,这个人,或者说,这个怪物,到底想干什么?他回头看向牧师,此时的牧师已经死亡,死因与前几人相同,都是一枪爆头,地上除了脑浆,血液还有蓝色脓液。

(叹川掷骰 教育 60: D100=27)

径廷看了看衣服,发现这件衣服,无论是做工,还是面料,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未来的衣物吗?”他选择保留这件衣袍和蓝色脓液。他环顾四周,感觉此地不宜久留,于是选择了下楼,没想到杀手逃离后射击了烛台,烛台被打翻,点燃了窗帘,引发了火灾教堂不久就陷入了一片火海。

(叹川掷骰 敏捷 35: D100=83)

径廷只好硬着头皮闯出火海,但是被烧伤了。

(叹川掷骰: D6=5)

(叹川掷骰: D3=3)

径廷将在五小时内,受到每小时3点的伤害。保存的蓝色脓液和衣袍更是全部被留在了火海内,再也拿不出来了。径廷懊悔地锤向了地面,久久难以释怀。

(径廷回合结束)

(老闲鱼的回合)

老闲鱼来到了图书馆,向图书管理员询问了小混混口中的神秘书籍

(叹川掷骰 幸运 75: D100=25)

图书管理员想了想,说是有这么一本书,在图书馆的文学分区,但是要靠自己去寻找。

(叹川掷骰 图书馆 80: D100=54)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寻找后,老闲鱼找到了这本书。

(怪奇小说《廷达罗斯的混血杀手》:书中以怪诞的手法描述了一个不存在我们现实世界中,完全由角度组成的国家廷达罗斯,那里的所有建筑和人都由滑稽诡异的角度组成,现实世界中的人被来自廷达罗斯的可怕怪物刺伤后,有概率会变成廷达罗斯的一员。书中描写的就是一个来自廷达罗斯的混血杀手,它把自己掩盖在宽大的衣袍下,来遮蔽锐利角度的身躯,穿梭现实与廷达罗斯之间,猎杀着偶然目睹过廷达罗斯之境的旅人。)

书中提到,这种混血杀手一般会隐藏在空旷阴影多,或者自己身为人类时经常待的地方。而附近符合这个地点的就是索拉德尼市公园。

(叹川的San Check:

1D100=68/85 成功

老闲鱼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84点)

(老闲鱼受到书中内容的冲击,扣除了一点san值)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径廷和老闲鱼都回到了公寓交换了各自掌握的线索。老闲鱼在走之前将书借了出来,并把它交给了径廷查阅。

(叹川的San Check:

1D100=99/59 失败

径廷的San值减少1D3=1点,当前剩余58点)

+3.

Kp:现在天亮了,你们要怎么做?

极圈:要等那个记者来吗?

Master:我觉得别,我感觉那个记者肯定有问题。

无空:对,同意。

黑夜行:咱自己先去警察局吧?先去报案,顺便问问他们的调查进度。

无空:我觉得可以。

Master:好,我们走吧。

Kp:你们来到了警察局,找到了昨天负责调查这个案子的警察。

Master:我向他展示一下我的伤口,并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事情。

警察:十分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们考虑的不周到。我会派遣一些警力对你们进行保护的。

无空:能告诉我们案件的情报吗?

警察:很抱歉,目前还正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

Master:那能不能把一百年前那个案件的情况告诉我们?

Kp:警察面露难色,似乎很不想告诉你们。

极圈:我来说服。

Kp:D说服90=12(极难成功)

Kp:…….你们成功说服了警察,他把你们带到了档案室。

警察:你们自己找找吧,我还有事情要忙。但是找完只能在这看,看完就要放回去。

Kp:你们谁过个图书馆?

黑夜行:我来吧。

Kp:D图书馆90=68

Kp:你们成功找到了《来自天国的狙击》的案件报告,得知了其余六起枪击案的事发地点和具体位置。其中,有两起都发生在那栋摩天楼附近的公园,三起发生在摩天楼附近的居民区。还有一起发生在一位当事人的家中,但是那附近早已经历了大规模拆迁,无从寻找。

Master:现在是几点?

Kp:十一点。

Master:要不我们先回旅馆,找到那个记者。她应该能给我们提供线索。

无空:那要不要把昨晚的事告诉她?

极圈:这就别了吧?

黑夜行:但是确实还是把她叫上比较好。主线不能没有npc。

Kp:好。你们回到了旅馆,看到了正在大厅坐着的艾伯温。

艾伯温:你们去哪了?

Master:我们自己出去调查了一下。

艾伯温:为什么不等我一起?

Kp:艾伯温皱眉,看起来非常疑惑,并且好像有点生气。

极圈:我来说服吧。

Kp:D说服90=3.

Kp:…….你们这运气好的过分。

Kp:你们成功说服了艾伯温,并且成功取得了艾伯温的信任。

艾伯温:你们以后调查记得要叫上我,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也都可以帮忙,不用客气。

无空:真的吗?我们现在很穷。

Kp:艾伯温给了你们500美金。

Master:让会计拿着吧。

Kp:好,无空拿到了五百美金。

Kp:现在你们要怎么做?

Master:把警察局的情报分享给她吧。

艾伯温:你们要去公园调查吗?如果要去,我倒是知道那里有个地方好像有些问题。

无空:那就去吧。

黑夜行:走走走,跟着npc准没错。

Kp:你们跟着艾伯温来到了公园,她带你们来到了一处非常隐秘的草丛中,那里有一片草地呈现出明显的枯萎和焦黑,十分显眼。

无空:他这个草皮是一直都这样的吗?为什么不换?

艾伯温:这里实在太过隐秘偏僻,几乎很少有人发现,所以也就没有花那个成本来更换草皮。

Master:你们谁把这个记者支开,我滴点那个蓝色液体试试。

Kp:你不是都给医生了吗?

Master:艹。

Kp:或许你可以割动脉洒点血试试。

Master:动脉就算了,咬手指滴一点就行。

黑夜行:那我把记者引开吧。我让她带去找铲子,咱到时候把这里挖开。

Kp:艾伯温同意了你们的要求,去找管理员借铲子了。

Master:好,那开始滴吧。

Kp:你在草地上滴了少许血液,没有反应。

Kp:艾伯温带着铲子回来了。

Master:那就开始挖吧。

Kp:你们挖了一米深左右,没有任何发现。

无空:要不咱们把这个土壤带去研究研究吧?

艾伯温:你们想要研究吗?我认识一位大学化学教授,可以请他帮忙。

黑夜行:那我跟她一起去吧。

Master:那我们去哪?

极圈:要不咱们去那个居民区看看吧。

无空:我觉得可以,去那打听打听情报。

Kp:你们来到了那个居民区,这里看上去已经十分破旧,小广场上有着许多人。

极圈:那随便找一个问问吧。

Kp:你们找到了一个带孩子的老人。

老人:你们想知道一百年前那个案子?那个在我们这确实很出名。不过我知道的不是太多。只是偶尔当成故事什么的吓吓孩子管管他们而已。

Kp:这时,你们看到那个小孩子朝你们跑了过来。

极圈:我去跟他玩一会。

Kp:或许你可以给他讲故事,你不是书商吗?

极圈:那就随便讲一个童话吧。

Kp:孩子听了你的故事,感到十分开心。

孩子:谢谢你,大姐姐,这个糖给你吧。

Kp:你获得了一颗棒棒糖。老人神情也柔和了不少。

老人:如果你们真的想了解那个案子,还是去找警察试试吧。他们那里应该会有更加详细的情况。

无空:可是我们已经知道了()

Master:算了,我们还是先走吧。

Kp:另一边,黑夜行和艾伯温到达了当地一所大学的实验室。艾伯温在和一位教授寒暄过后就告诉了他今天的事情。

教授:这样啊,那把土壤给我吧,我去做检测。

Kp:艾伯温将土壤交了出去。过了十分钟,教授做完了检测。

教授:这个土壤里面的营养物质已经全部被破坏了,各种元素物质都被破坏分解了。

黑夜行:知道结果了,现在我们去找他们吧。

艾伯温:好。

Kp:另外这边,你们要做什么。

Master:现在是几点?

Kp:下午五点。

Master: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无空:不去医院找找你那个蓝色脓液的结果吗?

Master:哦对吼,那去医院吧。

Kp:你们一行人来到了医院,找到了负责医生。

医生:研究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些蓝色脓液含有正常人体血液所有的元素物质和特性,但是却还有一半从来没有见过物质元素。

Master:人血特性不会是因为我的血混进去了吧?

极圈:有可能。

无空:那另外一半物质里的元素是正常的吗?

医生:对不起,这个我们检测不出来。

Master:你们说这个蓝色脓液滴到草上是不是就会让草枯萎了。

极圈:可以让他们试试。

Master:那就让他们试试吧。

医生:好的,回头我们会继续进行研究的。

Kp:所以你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Master:回去吧。

Kp:你们从医院出来,遇上了来找你们的艾伯温和黑夜行。就在你们正准备回酒店时,面前突然冒出了一簇浓密的黑雾,一道人影从其中浮现。他穿着带有头巾的长袍,只有双手和脸部裸露在外,却奇异的扭曲着,让人无法看清他真正的相貌。

Kp:战斗轮。

极圈:我有枪,我要开枪。

Kp:D射击30=32

Kp:极圈扣动了扳机,但是没有命中。

Kp:对方感受到了你们的敌意,发出了一声强烈的嘶吼。

Kp:sc4D3=1+3+2+1

Kp:你们听到了这是嘶吼,感到头晕目眩。极圈和黑夜行san-1,无空-2,Master-3

Kp:就在你们还没缓过神来时,你们发现那个人影看了艾伯温一眼,旋即又是一声嘶吼,在黑雾中消失。

无空:他害怕这个npc?

Master:我就说她很可疑。

极圈:问问她认不认识那个东西。

艾伯温: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逃走。在我看来,也许他只是看我们人多害怕而已。

无空:我觉得她撒谎。

Master:算了,咱们先回去吧。

Kp:你们发现前方地面上掉落了一张医保卡。

极圈:捡起来。

Kp:你们发现那是一张本地医院的医保卡,沾染着些许蓝色脓液。

Master:去那看看?

无空:现在是几点?

Kp:晚上六点。

极圈:要不明天吧。

无空:明天吧,可以甩开这个记者咱自己去。

-4.

(第二天)

(叹川掷骰 幸运 75: D100=56)

径廷叫上了自己的警察老友,一同前往市公园

(叹川掷骰 径廷敏捷70: D100=92)(叹川掷骰 老闲鱼敏捷80: D100=97)

警察朋友首先到了市公园等了一会,感觉自己被径廷放鸽子了,便骂骂咧咧的回去了,警察回去之后不久,径廷来到了公园,老闲鱼选择了乘坐计程车前往市公园,遭遇了堵车,等到了晚上9点才到,杀手出现了,偷袭了刚下车的老闲鱼

(叹川掷骰 幸运 75: D100=40)

(叹川进行了一次暗骰

注:这次结果为D100=93)

(叹川掷骰: 1D3=1)

(叹川掷骰: 2D6=1+6=7)

老闲鱼被杀手撕咬了,受到了7点伤害,径廷连忙上前掩护老闲鱼,杀手无从下手,便赶忙溜走了,离开的方式也与离开教堂的方式一模一样。两人面面相觑,只得打道回府。

+4.

Kp:第二天,你们一大早没等艾伯温直接来到了那家医院。

无空:把医保卡给前台看看。

医护人员:这种医保卡我没见过啊?你确定这是我们医院的吗?

Master:肯定啊,这不是写着呢吗。

医护人员:你们稍等,我去询问一下负责人。

Kp:没过多久,你们看到了一位头发已经出现花白的医生走了过来。

档案室管理员:你们好,这应该是十年前的医保卡。现在我们这里已经不用这种医保卡了。

无空:能让我们看看这个卡主人的诊断档案吗。

极圈:我来说服。

Kp:D说服90=26

Kp:管理员答应了你们的请求,带你们来到了档案室。和警察局那会一样,来过个图书馆。

黑夜行:我来吧。

Kp:D图书馆90=17

Kp:你们找到了那份档案,里面记载了一个有着古怪创伤的患者,患者胸前被利器刺穿了一个小洞,但没有任何血液渗出,伤口附近有很多腐蚀性的蓝色脓液,患者在治疗末期神秘失踪。档案里记载了患者的居住地址。

Master:好家伙,这不就是我吗?

无空:所以你最后会和他一样变成怪物?

Master:额,这个……

Kp:你们接下来去哪?

Master:先出去吧。

Kp:D侦查45=39

Kp:你们注意到,医院旁边的树下有一片和公园一样的枯萎。

Master:哦豁?

黑夜行:挖吗兄弟们?

极圈:挖。

Kp:你们从里面挖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本书。叫《廷达罗斯的混血杀手》书中以怪诞的手法描述了一个不存在我们现实世界中,完全由角度组成的国家廷达罗斯,那里的所有建筑和人都由滑稽诡异的角度组成,现实世界中的人被来自廷达罗斯的可怕怪物刺伤后,有概率会变成廷达罗斯的一员。书中记载的就是一个来自廷达罗斯的混血杀手,它把自己掩盖在宽大的衣袍下,来遮蔽锐利角度的身躯,穿梭现实与廷达罗斯之间,猎杀着偶然目睹过廷达罗斯之境的旅人。

Kp:sc4D3=1+1+1+1

Kp:好家伙,全员san-1。读了这么荒诞怪奇的故事,结合自己的经历,你们全员感到一阵后怕。

无空:所以那家伙是廷达罗斯混血种?

Master:应该是。不过这书是哪来的?

极圈:早就在这的吧。应该是之前有人埋得。

黑夜行:这不就是时空胶囊吗?之前也有人在调查案子?

Master:咱先去他那个住址看看吧。

无空:好。

Kp:你们来到了那个地址,却发现这里已经建成了一所学校。

Master:我去,这全拆了啊。咋办。

黑夜行:要不咱再去找npc吧,不知道干啥就找npc。

无空:行吧。把医院发现的东西告诉她。

Kp:你们回到了酒店,见到了艾伯温。

艾伯温:你们又去哪了?

极圈:来吧来吧,继续说服。

Kp:……好。

Kp:D说服90=71

艾伯温:这样啊,那你们有进学校查查档案室吗?

Master:那还有档案室啊……

黑夜行:那咱们再去一趟吧。

Kp:你们回到了学校,保安将你们拦住。

保安:你们有事吗?看起来不像学生也不像老师。

极圈:再来再来。

Kp:我就说我们当初不该把属性跳这么高的。

Kp:D说服90=37

Kp:保安放你们进去了,你们从他口中知道,学校的图书馆里有档案室。

Master:冲冲冲。

Kp:你们来到了档案室,发现这里还存储着十年前的住户信息。

Kp:D聆听20=17

Kp:……所以为什么你们运气这么好。

Kp:你们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发现档案室的角落涌出了那神秘的黑雾。那个杀手又一次出现,你们发现他裸露在外的脸和手已经变成了狰狞扭曲的爪牙。

Kp:1D4=2

Kp:他突然向Master扑了过去,爪子在Master身上留下一道伤疤。

Kp:1D3+2D6=8

Kp:Master受到8点伤害。

Master:草,怎么又是我。

Kp:就在你们躲避攻击时,突然,艾伯温冲了出去,手中那个古典的照相机猛的伸长,化作一个电击棒,朝敌人狠狠刺了过去

Kp:杀手受到了剧烈的打击,一声凄惨的叫声过后,再度从黑雾中消失而去。

-5.后记

来自天国的钟声,混血杀手被艾伯温小姐击退了,这个由角度组成的高维度穿越者碎成了一块块的水晶碎片,重新聚合到能对调查员产生威胁的程度,恐怕要经过几百亿年吧。不管如何,索拉德尼的异次元狙击终于停止了。1918年的调查员总算走出了经历几天的狙击阴影,2018年的调查员也成功解决了连续狙击事件。艾伯温小姐热情地感谢了调查员们,把自己珍藏的电击枪当成礼物赠送。虽然1918年的调查员拿到了水晶碎片,但是警方不会把调查员的片面之词当成证据,连续的狙击事件也在调查无果后草草被称为“来自天国的狙击”而尘封,一直等到百年后的解密

+5.总结

黑夜行:好家伙,原来这货才是boss?

无空:来吧来吧,打记者了。

Kp:……艾伯温朝你们笑了笑,看上去十分开心。

艾伯温:感谢你们的帮助,多亏了你们的调查才能将这个家伙成功杀死。

艾伯温:嗯,他中了我的这个电击棒,肯定活不了了。我其实是伊斯人,和廷达罗斯混血种是死敌,这个电击棒也是专门为了杀他制作的。哦对了,作为感谢,我在给你们每人一把这样的电击枪吧。

极圈:所以他不是boss?

Kp:不是。

无空:啊这。等会这是结束了吗?

Kp:是的,作为通关奖励,你们每人都获得了一把人类适用的伊斯电击枪。而天国的狙击也就此终止。

Mastet:那那个书是谁留的?

Kp:是一百年前的调查团,老区那边跟咱同步跑的()

黑夜行:……原来是这样。

Kp:通关ne,来自天国的钟声,恭喜。

参考资料

特殊的双线结构调查应该是这个模组最大的魅力之一了,天国狙击与一般的秘密团不同,通常的秘密团随着调查的进行往往会演变成心怀鬼胎的相互试探,而在跑天国狙击时,每次跨越百年传达的讯息就像是一次次宝贵而浪漫的奇迹。当2018的调查员初次看到石碑上覆盖青苔的字句时,他们以为这是来自神明的启示;而通过一次次艰难的交流,他们逐渐明白了这些古老的字迹是过去的同胞留下的,这些人是可以信任的伙伴。要解决危机,调查员需要集齐位于过去的线索和位于当下的关键人士(伊斯人爱伯温小姐),这决定了被百年时间洪流隔绝的两组人必须通力合作才能克服难关。

在实际跑团时,KP会遭遇带秘密团或者说分组带团经常出现的一些问题:两组人马需要呆在不同的房间中,在KP位于2018桌推进剧情时,1918的PL们无事可做、可能因为无聊而感到厌烦;信任危机,由于采用隔离的形式,加之怀表造成的信息不对等,有些2018桌的PL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两组人马是需要相互欺瞒、对抗的,从而展现出不合作的态度。

……

在跑完试玩团后,2018桌的部分PL感到意犹未尽:他们觉得自己一直在被强大的伙伴引导着前进,情报上有过去的人提供、战斗上有记者小姐无双;他们无法做出太多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行动。而1918桌的PL却觉得模组太难了,因为他们需要直面并逼退一位廷达罗斯混血种,不断地受到消减POW的攻击,却不能像未来那伙人一样获得伊斯人援助。

因此,我建议KP在带团时为2018年的调查员们多设置几个额外的挑战,诸如爱伯温小姐的电击枪被偷走了;而对于1918年的调查员,可以在遵守模组设定的前提下为他们多提供一些应对混血种的道具。平衡难度,以保证两边都有紧张刺激又不至过于鬼畜的游戏体验。

——引用自《来自天国的狙击[魔都Wiki]》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