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电台

收录来自各个世界的声音

用户工具

站点工具


test:id-01_静谧之声

当我在会客厅见到他时,我着实为他那明显不乐观的精神状况而感到了惊讶。

对方那浓厚的黑眼圈让我对他的睡眠质量感到了担忧,而他对于我,他的面试官在他桌子对面坐下的行为也好似毫不关心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张大了嘴,打了一个重重的哈欠。

在问了几个基本问题后,我发现对方不仅只是个一无所成的半无业游民(据他自己说他偶尔会打些零工),而且在我提问时一直处于仿佛梦游一样的走神状态,甚至在我问出一些稍长一点的句子时有着瞌睡的现象。于是我在他最终睡倒在桌子上后,将陪着这位瞌睡虫来面试的,“感应者”计划中负责人员选拔的部门经理叫到了走廊上。

“这就是你给我挑的人?我们计划的第一位‘感应者’?”我有些忍耐不住自己的愤怒,不自觉的对着他低声吼了出来。这个项目关系到的是我们所处的人类文明的维系,身居相关职位高层数载的我深知宇宙,甚至是星球的内部,都并不像是表面上的那么和谐,“感应者”的存在能够让我们探索到现在仍旧未知的力量来武装自己,也能在来自其他维度的危险降临前规避灾难的发生。

而你,告诉我说,里面那个连驾照都没考上的瞌睡虫,居然是我们计划的第一人?

或许是急于解释,又或许是被我的表情吓到了,部门经理把双手举在胸前示意让我暂且冷静一点后说到:“您别着急啊,别看里面那个小子吊儿郎当的,但是他的能力确实真的能派上大用场。”

之前在面试过程中,我最后提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他在“感应”方面的能力,可惜他连问题都没听完就倒头睡着了,于是我深深地吐出一口闷气,平复了下心情,表示洗耳恭听。

原来,这位叫做赵杰的年轻人之所以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是因为他每天晚上都玩手机玩到撑不住才睡着。

……

看到我一副忍着要打人的劲的样子,部门经理挥了挥手:“先听我说完啊。”

一般人就算有再大的手机瘾,也不会再困到如此地步的情况下仍旧选择玩下去,但赵杰则是另有隐情,而这,也和他与生俱来的能力有关。

刚出生的赵杰就与他人有着许些微妙的不同,他在发出了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不久,竟然就安心的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残存的笑容。

而儿童时期的他则更是被家长们认为是“神童”“天才”,在别的孩子仍然会哭着找妈妈的时候,他就可以一个人在房间里独处而不会喊无聊,学校的考试也是门门高分,甚至没人见他怎么学习过。

情况在赵杰进入初中后却骤然反转,他开始沉迷上熬夜读书,白天上课时则反而一觉不醒,甚至在老师让他去罚站时出现过他站着睡着摔在了地上的情况,虽说成绩依旧没有差到哪去,却也不复当初的成就,考场上睡着没答卷而被学校点名批评倒是有过好几次。家长劝说无果也最终失望的接受了自己的“天才”孩子废了的现实,他也最终一步步的堕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我用不解的眼光看着他,我不明白他讲述的这一切与“感应者”有什么关系。

他摆出了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却又仿佛想到了我之前发火的样子,立马怂了下来。

“您知道思维扩散这个名词吗?”

虽然我并不是相关领域的研究者,但是我知道这是精神病征中的一种,指的是患者认为自己的想法一经出现,就会扩散开来,被他人所知。

“没错,而赵杰的‘感应’则是正好与之相反,我把它叫做‘思维汲取’。”

赵杰的能力,理论上是一种被动的读心术,它会根据赵杰的意愿,来获取周围带有特定类型信息的游离思维粒子(这里只是为了指代方便而说成粒子,具体原理仍有待考察),转而将其转化成这段思维原主人声音的形式直接汇入到赵杰脑海中的思维流中,也就是类似于人们在日常思考中出现的“心声”的形式。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我进入会客厅时对方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在他的感觉中早已“感应”到了我的到来,就像一个人不会对一直坐在他身旁的人有什么惊讶一样。

赵杰的能力确实对于整个计划的实施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能够掌握这个能力的话,我们就可以在人群之中筛选出其他拥有着不同“感应”能力的人员,如果说计划中设想的能够感应到平行世界并伴随着五花八门的特殊能力的“感应者”是一枚枚金币的话,那么赵杰,无疑就是标记着各枚金币位置的藏宝图,虽然他本身的能力并不能感知到异界的存在,但他却能够探求出“感应者”的方位。

“停一下,前面的部分我明白了,那为什么他在上初中之后……”我想要提出这个疑问,却在说到一半时突然想到了答案。

部门经理看着我突然明悟的表情,打了个骚气的响指:“看来您已经想到是为什么了。”

是大脑的二次发育。

很多人认为人的大脑在12岁时就已经完成了成长,而在这之后则是第二性征与身体各部分机能发育的时段。这种说法从某种意义上讲即是对的,同时也是错的。人的大脑在12岁时的整体框架确实几乎完全搭建好了,但在之后的几年中仍会进行“突触增殖”和“突触剪枝”等发育过程,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青春期前后的思考模式大相径庭的原因。

而在这个阶段,或许是由于某些原因,使得赵杰的能力出现了变异或者失控,导致了赵杰不得不采取现在这种极为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直到现在。

根据我掌握的信息,只能分析到这里了。

“没错,正如您所说的,大脑的再发育造成了赵杰的现状,”部门经理拍着手说到,“不过他的能力,与其说是变异,倒不如说是‘增强’了。”

在大脑开始二次发育之后,赵杰的“思维汲取”范围逐渐增大,而能够汲取到的内容也逐渐多样化,且伴随着一个人心智的成长,他的思维模式与对信息的处理速度也会随之加快,如果孩童时期的人思维能力如同从高脚杯中倒出的水流一样稀少而缓慢,那么在逐渐的成长中,水流则会无法抑制的变得疾驰起来。

换句话说,赵杰能够一次性处理的信息量与信息类型也会增加,被动汲取到的游离意识粒子如同遇到海绵的水一样大量涌进他的脑海,甚至会干扰到他自己的正常思维。

“那么他之所以一副长时间未得到充足睡眠的样子,也是因为收到了能力的影响吗?”

部门经理停顿了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是这样的。”

据赵杰自己的陈述,他的能力在夜晚的寂静环境下会有所增强,甚至会无意中“聆听”到他人的梦境,而梦境带来的声音则更像是将某几种呢喃声搅拌在一起,给他一种如若眩晕般的感受。

结合之前部门经理所说的其他话中的重点信息,我渐渐的好似明白了什么,并将我的想法向部门经理进行了确认。

“不愧是能以如此年轻的身份坐在这个位置的您,事实上,您刚刚想到的和我们对他的分析结果几乎是一样的。”之前一直由于我的年龄与资历,有意无意地在字里行间揶揄着我的部门经理,终于表现出了发自内心的认可与赞同。

在我的看法中,由于每个人处理各类信息的功率有限,所以在任一时刻的大脑都会选择性的对信息进行处理,同时忽略某些外来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在走路思考时碰到电线杆,或是在仔细欣赏一副名画时忽略了别人的呼喊。

而当负责进行思考的系统由于疲劳而导致处理信息速度下降时,大脑就会识别出这个情况从而发出休眠的指令,也就是人的睡眠。

赵杰的情况则有些特殊,“感应”能力汲取到的他人意识信息,既能够被归类到外部感官受到环境刺激产生的“接收信息”,又由于其直接汇入赵杰思维流的性质,会被检测思考结构疲惫度的脑部结构误认为是他自己的“思维信息”。

一方面,这种信息在大脑中的次级器官中处理时会被赵杰有意识获取的,或是量较为庞大的“接收信息”所顶替;而另一方面,当大脑的思考系统疲劳时,这种信息又会使大脑误认为是他自己正在进行高效率的思考从而不会下达“休息”的指令。

也就是说,如果赵杰想要暂时让自己接收不到太多的“感应”带来的信息,可以选择将自己处于一个可以被人体感知到的信息量较大的环境下,白天那嘈杂的环境对于赵杰来说,反而静谧的让人安心;而夜晚,为了避免“感应”到让人作呕的梦境意识,他则要在大脑发送休眠指令前不停的接收尽可能多的信息,看书、玩手机便是一种增加信息量的方式。

说到这,我从半掩的门缝中看着会客厅内的赵杰,明白了为什么在我问话的时候他反而显得更加困倦甚至最后睡着,同时也为自己的唠叨程度感到了自我怀疑。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解决这个能力的这种不可控性了。”部门经理告诉我,在送赵杰来面试前,他已经与医疗部的专家讨论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没有直接提出来也是有试探我能力的想法。

说着,他从自己的上衣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上面有着关于这套解决方案的具体流程和实施细则。我在询问了部门经理几个不太清楚的点后确认无误,便让他们放手去做。

在医疗部与外面的医院相差几个平行宇宙的医疗水平下,我在三天后便见到了焕然一新的赵杰。

他的精神状态相较三天前如同是天差地别,长久没有梳理修剪的一头乱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薄薄的发根。头上居然看不出有动过刀的痕迹,这让一直没有生过什么重病所以不了解的我对医疗部的技术水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医疗部的水平确实不错,他们的除疤药膏要是放在外面售卖一定会被哄抢一空的。”赵强忽然冷不丁的来了一句,条理清晰的让我差点无法将他和面试时那个小子对上号。

“主要是因为这几天休息的还不错。”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他在直接对我的想法进行回应。

那么,方案成功了吗?我尝试着在心里问了一句。

“据他们说很成功,我自己感觉也挺好的。”不得不说这种交流体验真的很奇特。

那么那个东西呢?

对方将左手的袖子撸了起来,手臂上的一小块皮肤在会客厅的灯光下反射出不一样的光泽,只见他在那块皮肤的右下角点了一下,随着彩色的光线亮起,我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块屏幕。

“计划上不是说要做成遥控器式的或者腕表式的吗?为什么改成植入触摸式的了?”不习惯用意识表达想法的我还是说了出来。

“哦,这个啊,”他向我解释到,“这个是我主动提出要改成这样的,毕竟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是丢了那可就麻烦了,做成植入式的就安全多了。”

我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为自己的想法落后于这些年轻人而疲惫。

在最后确认了他的状况,并通知他明天去报道后,我便让他回去休息了。

我从口袋里拿出那张被我一直带在身上以至于有些发皱的纸,不知道第几次的看了起来。

如果真的和方案上实施的差不多的话,那么现在的赵杰,大脑中几乎遍布着人造神经,这种人造神经没法像大脑中的神经细胞那样进行自主的活动,它们存在的目的,在于模仿。例如模仿大脑发出休眠指令的信号,更重要的是,模仿某种单一的思维状态。

根据赵杰面试前的脑成像结果,他与普通人唯一的差距在于他的颞叶与顶叶间由于不明原因,生长着一枚硬币状器官,这也有可能是他能力的来源,而经过了各项实验后也证实如此,于是在绕开了那些盘根错杂的血管后,医疗部的工作人员将一段原有的传入神经替换成了人造神经,并将另一套可以模仿单一思维的人造神经接入了这个器官。

在不加以控制的时候,一切“感应”到的信息都如同手术前一样杂乱无章,但当需要某种特定类型的信息时,连接着原有神经组织与硬币状器官的人造神经就可以人为控制的断开,而“模仿型”人造神经则会一遍又一遍的模仿着赵杰本人渴求这种信息时大脑的神经冲动,并传递给硬币状器官。而器官也会发挥自己汲取信息的作用,并将信息传回到大脑。

而这套人造神经网的控制器,便就在赵杰的左手臂上。

叹了口气,将写着方案的纸随手一叠放回口袋,我的思维回到了前天的一次对话上。

“所以说,如果能够解析出这个器官的生理构造和发挥能力的原理,我们甚至可以自己造出一批这种类型的‘感应者’出来,到时候也就更好发现人群中的‘特殊能力者’了,您说对不对?”桌子对面,一个稍稍有些地中海的微胖中年男子口沫横飞。

“而赵杰会死,我看过他的脑成像结果,这个增生器官牵扯到太多的血管和神经,我想,哪怕你们是拥有着外人难以想象技术的医疗部,也没办法在保全他的正常状态同时对这个器官进行研究吧。”我用指节敲打着桌子来表达我的反对情绪。

“那又怎么样呢,如果成功了,我们还缺他一个‘感应者’吗?”中年男子似乎完全不在乎赵杰的性命一样,从功利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但你能保证100%会成功吗?”

“至少能达到90%!”

我摊了摊手:“对不起,杀鸡取卵的事情我做不来,即使如果真的取到卵了能够用来孵出更多鸡。”

“况且,我的人,谁给你的资格告诉我怎么用。”

中年男子仿佛被我的话哽到了喉咙,在无声中继续和我坐了一会后便默默的离开了,还很有礼貌的带上了门。

“至少,不是现在。”

评论

coffee, 2018/08/23 18:44

注册登录后(手机端需点击“工具”)可以不用填写姓名与email哦~邮箱一栏填1@1.com即可~

某不科学的管理员, 2018/08/25 22:12

可以😏

请输入您的评论. 可以使用维基语法:
 
test/id-01_静谧之声.txt · 最后更改: 2018/08/23 18:42 由 coffee